,

2020-08-30 13:28:58 栏目 : 婚姻保鲜 围观 : 评论
    当做一件事情,时间慢慢地逝去,熟悉的人也慢慢离开我们,远离的喧闹不平静日子。

    时常的感到一丝寂寞。也许,是心中仍有着几许留恋,仅留下那一次次的……后悔,已经无关紧要,因为我们的距离无限的疏远,只想你能找到真正的那个陪伴你的人。

    前尘往事不会再次重演,王思媛在想又何必凭添给自己带来苦恼?

    王思媛在想,曾经的誓言,大概不能守约,不必去问为什么,也不想为自己找公平的理由,再多的借口,言而无信,有什么好处呢?只希望胡俊阳过得好,至少要比我更好,那么不在一起,足够了。

    一切的一切就像普洱茶的味道一样苦涩而有品味,剩下的只有愧疚,半生的缘分希望胡俊阳一定要比自己幸福。

    王思媛,生存到今天一直为着别人着想,从来都没去考虑过自己真正的实体问题。

    王思媛把她大好的青春岁月都献给了喜欢胡俊阳的身上。自己有时觉得会委屈吗?

    王思媛只希望胡俊阳过的一定要比自己幸福。

    如果有时光可以倒流,王思媛愿意回去19岁那一年曾经与胡俊阳相识的那一天。

    王思媛希望自己永远的都单纯下去,一直喜欢着胡俊阳。

    可这只是梦了,再也回不去曾经所有的一切往事了。

    喜欢一个人真的好累好累,王思媛有的时候都觉得自己在像梦一场。

    有谁能感受到一个真正爱情给自己带来快乐呢?只有真正自己曾经得到的,才能感受到的情感快乐!爱一个人就要让他快乐,一定要让他比自己过的还要幸福。

    王思媛喜欢胡俊阳整整四年了,这四年里的付出了很多很多单相思的爱,让王思媛枯燥乏味。

    这份情感究竟说什么?王思媛永远都不会忘记外婆打了她一巴掌。

    这一巴掌能让王思媛觉醒吗?还是继续犯糊涂,继续喜欢下去。这一巴掌能让王思媛觉醒吗?爱一个人爱到身心疲惫。

    真诚的友谊,再也没有。王思媛想断了这份情感,断的干干净净。工作中太不顺了,遇到了那么多的波折。只因为难舍的情感,无形之中,胡俊阳总是暗暗的帮助王思媛度过一切的危机。

    王思媛为了感激胡俊阳,她不忍心割舍这段感情。迷茫自己,谁能懂他的心呢?

    她每次都遭受到别人的冷嘲热讽。王思媛跟许诺晴不一样。

    许诺晴不管做什么都是遭到别人的尊敬,而王思媛永远都是在别人心里最差的一个人。

    王思媛最忧伤的时候。不管自己怎么做?错的对的,都是说王思媛做的不好。

    王思媛永远都在气愤当中生活着,因为这对她很不公平。从那以后,王思媛决定任何人都不想去接触。

    王思媛变得优柔寡断,因为这世上没有他可信的人。她对任何人再好又何意义呢?

    反过来能得到什么?创伤的人只是自己。王思媛不想让自己的生活那么的累。

    这段情感究竟放手与不放手呢?放手了,不忍心,不放手,对不起当初的誓言。

    今日下班的很早的王思媛早早回家陪了外婆。

    刘桂英问王思媛今天下班很早啊。王思媛说:是的,外婆今天很早。

    外婆坐在凳子上,静静看着外公的遗像,哭着对外公说,荣昌啊你去世十年了。你看看这个家,一点起色都没有。

    想当年我们搬进这个楼里的时候。家里过的日子其乐融融的。真快乐。

    时间过的匆匆忙忙的,你走了十年了,永昌,你在那边过的孤单吗?我何时能过去陪伴与你?

    王思媛急了,外婆你怎么能这样讲话呢?你会长命百岁的!

    刘桂英对思媛说:你要心理准备,外婆年纪大了,能总活在你的身边,我这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了。

    外婆,你不许说离开我的话。你知道我生命里有多么孤独。我已经放下誓言,好好的跟你生活了。

    外婆,你知道吗?我跟胡俊阳有太多太多的情感值得我去回忆,我都无法去割舍。

    我不舍得这份情感就这样丢失在我的面前,时代变了,外婆你都活到21世纪了。

    外婆激动地说是啊,思媛,外都活到21世纪了。刘桂英说,思媛外婆有你而高兴,你让外婆过上了好生活,你让外婆用上了电话。就你心疼外婆给外婆洗衣服。

    王思媛说,外婆这是我应该做的,您养育了我这么多年,我得回报于你的养育之恩。给你洗衣服,那算什么呢?

    外婆只要你身体好。我干什么都是无所谓的。这句话我说了很多遍了。你为什么老让我去重复呢?

    外婆流着伤心的眼泪说,外婆不忍心让你去劳动,从小你就受苦,别人都过着公主般的生活,而你什么都要自己去做。

    外婆说:我知道,每当你看到许诺晴过的幸福的时候,父母的照顾,有父母的关心,有父母的呵护。外婆知道你心里很不是滋味儿,所以说当外婆老了,不忍心让你去劳动。

    王思媛说,外婆我劳动能说算什么呢?我喜欢劳动,不停的在安慰着自己的外婆。

    外婆,我今生有你是荣幸的。你每天起来都给我做早饭吃我感到好幸福。

    外婆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看着王思媛,感觉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多陪陪自己的可怜的外孙女。

    不知道今天为什么外婆突然说思媛,你给外婆讲讲胡俊阳好吗?

    王思媛感觉很好奇。外婆,你真的要听吗?那一刻,王思媛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王思媛只要提起胡俊阳,讲起三天三夜,她有都有说不完的话语。

    外婆,你知道我刚认识胡俊阳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吗?他有一种男人的魅力气魄,英俊潇洒。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被他的外貌而吸引着。

    他胖胖的样子很憨厚,每一次工作遇到困难的时候,他都主动帮助我让我度过危难之际。

    外婆说,你不要为情字而活冲昏了头脑。胡俊阳再好,他是个已婚的男人。

    外婆,我知道他是个已婚的男人,我不会去伤害他。我只是觉得这份单相思的爱实在是太苦了。

    胡俊阳每回考试的时候,我都在菩萨面前去祈祷。希望菩萨保佑他金榜题名,度过每一次考试。

    外婆,你放心,我会克制我自己的情感。希望他一定过得比我还要幸福。

    <!-- csy:14183401:133:2019-11-21 03:56:55 -->

相关文章

  • 我爱曹仁妻一样的作者,邻居三个老汉一起搞我小说
    我爱曹仁妻一样的作者,邻居三个老汉一起搞我小说

    第2520章带上了他送的手表 可自己来到这里后,身边儿一对对,一双双的,都是那么纯粹的相爱,简单的幸福。 二哥和敏嫂子,大哥和婵娟,将来的王迅达和芸娘,还有吵架时的空大哥...

    2020-01-27 [db:tag]
  • 画汤姆猫和安吉拉,海贼王和女帝污画
    画汤姆猫和安吉拉,海贼王和女帝污画

    一周后,纪成风约岳依珊在旧时光咖啡馆里碰面,详细对接一下现在掌握的信息。 “怎么样?”表面上觉得不抱希望的岳依珊,眼神里全是期待,见纪成风拿着一个大的文件袋走了进来...

    2020-01-27 [db:tag]
  • 在女朋友家日她妈,好涨啊太大了太快了
    在女朋友家日她妈,好涨啊太大了太快了

    冷弯弯进了班级,看到肖艳埋首在桌子上奋笔疾书的时候,这才恍然间想起了什么,作业! 昨天,她先是跟着顾一柏去练跆拳道,后来又去吃饭,结果回到家倒头就睡,居然忘记了写作...

    2020-03-08 [db:tag]
  • 最快前列腺高潮方法,中国的妇女被黑人玩
    最快前列腺高潮方法,中国的妇女被黑人玩

    “我都跟你把话讲得那么明白了,都告诉你了,告诉你我是什么样的看法,可是你呢,却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情的样子,没关系啊,那就不值钱了,但是呢,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是...

    2020-02-20 [db:tag]
  • 如何判断初级精母细胞,校长嗯嗯太粗了
    如何判断初级精母细胞,校长嗯嗯太粗了

    急忙推开林箫,将门关上,站在门外一脸尴尬,脸上泛着可疑的红晕。 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清了清嗓子,道:“你,你洗好了?我给你准备了一套我的衣服,你先对付穿下,你的...

    2020-01-27 [db:tag]
  • 儿子娶不起媳妇,使劲插入,大咪咪
    儿子娶不起媳妇,使劲插入,大咪咪

    小说在线阅读щww.Нuaxiangju.co 一时间,柯清鸿的身上完全被一股凌厉的杀意所充斥不说,同时身上的杀意还在不停的攀升,整个人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剑,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摄人...

    2020-03-13 [db:tag]
  • 穿末世后我回来了,手指勾出花液
    穿末世后我回来了,手指勾出花液

    宫泽宸一听“禁欲”两个字,可是真的急了。 掐着女人的窄腰,磨牙言道,“小东西,你再说一遍?” 沈安安绷住笑,一本正经的看着他。 “我没说清楚?就是禁欲……” 后面的话,...

    2020-03-07 [db:tag]
  • 扣碗浇汁西兰花的做法,我错了求求你别过来
    扣碗浇汁西兰花的做法,我错了求求你别过来

    第1003章珊珊来迟364 夏小姐脸色微变,嘴角抖了抖:“可……可是晏总,我是让这位秘书赔的,并不是……” “这位秘书是我公司的员工,员工犯错,我这个老板,自然也有连带责任。...

    2020-02-20 [db:tag]
  • 门上挂镜子死人,口袋妖怪模拟器
    门上挂镜子死人,口袋妖怪模拟器

    不管是柳德尼科夫还是索科夫,都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指战员都抢夺空投物资去了,阵地上的防御自然就变得薄弱,这就给兵力占优的德军以可乘之机。 索科夫正在和柳德尼科夫讨...

    2020-02-02 [db:tag]
  • 小东西今天别想下床了,经典女友系列第19教具
    小东西今天别想下床了,经典女友系列第19教具

    男人立刻掏出枪对准吉庆:“你报警了!” 面对黑洞洞的枪口,吉庆非但没有畏惧,反而迎面而上,向他走去:“你知道你要我杀的人是谁吗?” 男人将枪口顶住吉庆的额头:“你只需...

    2020-02-03 [db: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