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小牛犊

2020-10-01 10:11:19 栏目 : 婚姻保鲜 围观 : 评论

我家的小牛犊

爱人老家在川中,我家在赣西。现在安家在浙东北。逢年过节一圈下来,足足4000公里有多。于是两人商量好:今年过年去你家,明年在我家。这样也少了些奔波劳顿之苦。

近年,父母日渐衰老。逢年过节儿子不在身边,父母一定会觉得少了一份热闹,多了一点缺憾。不得已,我和爱人修改了约定:年在我家过。但看着爱人面对陌生的乡音,陌生的人,数着日子,失落的样子,我又于心不忍。于是每到过年,爱人就像赶场子。江西这边呆上几天做孝顺媳妇,然后又回到四川做乖巧女儿。

儿子小,自然成了爱人的行李,从一方拖到另一方。对此,儿子也乐意。四川同龄的孩子多,可以玩的项目也很多。而且,在同龄的小朋友之中,儿子稍大一些。他自然成了小老大。带着几个小跟班,整天屁颠屁颠的,乐此不疲。

在四川的次数多了,儿子便觉得四川是他老家。和母亲共处的时间长了。他便觉得妈妈是他唯一的依靠。爸爸存不存在,对他来讲无所谓。只要我和爱人发生争吵,儿子自然会站在他妈妈那边,护着他妈妈。二打一,这个仗怎么打得赢。所以每次拌嘴,都是以我认输而告终。不高兴了,儿子还会央求妈妈换一个爸爸。为此,我经常心里泛酸,瞪红双眼。因为生计,我经常东奔西跑,少了很多和儿子相处的时间。再加之我性情比较暴躁,对待孩子主要靠吼。儿子惧我三米远。他对我有这样的态度,我也只能作罢。

随着年龄的增长,儿子慢慢意识到一个家庭里,除了妈妈,还应该有爸爸。另外,他还意识他的老爸,我是家里的“赚钱机器”。跟钞票过不去,那他就是傻瓜。所以儿子慢慢学会了“讨好”。我在儿子心目中形象也因此日渐高大。对我来讲,孩子渐渐懂事,光靠“狮吼”是确立不了自己在家中“山大王”的地位。所以我也学着尽量低下身子和儿子聊天,听他讲诉。现在我基本上能和儿子和平共处,相安无事。有时候和爱人发生争执,我们会请他做裁判。他的判决不偏不倚,比以前公道多了。

儿子今年九足岁,下半年小学三年级。实足的一个小“泼猴”。见过儿子的发小们都说是我小时候的翻版。调皮,好动,鬼点子多。在学校里不搞出点动静,他会觉得这一天过得太平淡。做事三分钟的热度,涂个新鲜。换句话说就是不执着。话唠。不管你愿不愿意,有没有时间,他都会拉着你乱问乱讲一通。你听了嫌烦。不听更烦,因为他会持续不断地刺激你的耳膜。有时候烦到无语,只好投降。

最不喜欢儿子自作聪明,耍小滑头。动作幅度过大了,我会警醒他说:“你知道爸爸怎么说你的吗?”他会脱口而出,答到:“做人不能只聪明在嘴巴上,要聪明在心里。”对我自己来讲,自作聪明让我的人生走了不少弯路。我希望着儿子能实在一些做人,少走一段弯路。相信他长大了会慢慢地懂得。

儿子和我在性情上最大的不同是他缓,我急。这一点,儿子随了他妈妈。慢慢悠悠,不慌不忙。我都急得都快中暑了,他确不到火烧屁股绝不挪窝。

儿子和他姐姐一样从小爱狗。一直要求在家里养只小狗。我们以套房不方便养狗为由,坚定地拒绝。没法子了,儿子就每天抱着至少两条毛绒玩具狗睡觉。出外旅行,整理行装,他会首先考虑把两只小狗装进行囊。有时候他会举着小狗冲着我们说:“这是你的爷爷,这是你的奶奶。快叫爷爷奶奶。”这么一来,他自然就是狗爸爸了。真让人哭笑不得。

我本来想把这篇文章取名叫《我的狗崽子》。但觉得太低俗,所以才改成《我家小牛犊》的。

我们这一代人大多是像我和我爱人一样迁徙着的候鸟。我们为了更好的生活才远走他乡。现在居住的地方,我们怎么融入,都感觉是生活在边缘。很难真正的走进,也很难真正地被接纳。我们寻思着故乡才是我们真正的归巢。我们的 “根”在那里。那里有我们的童年,我们的玩伴和亲人。所以远离故乡的我们内心里经常会感到无助和莫名的忧伤。

但我们的故乡,对孩子们来讲,他们只是一个过客。他们孩提时代的朋友都在我们的新家里。他们不会像我们一样对“根”有强烈的眷恋。因为在他们眼里,新家就是他们的“根”。

即便这样,每到寒暑假我们都会带着儿女回老家住上几天。看看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让他们了解我们以前生活过的地方。让他们懂得感恩,懂得尊重。也让他们知道他们真正的根在哪里。我会经常要求他们给长辈们打电话。孩子们稚嫩的问候,一定会让长辈们感到温暖,感到快乐。

儿子还小,还在懵懂的年龄。他所处的环境比我们当年要好很多。相信他的人生比我们要更精彩。我在心里默默地为儿子喝彩。也希望他永远记得自己真正的“根”。

上一篇:蚕缠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