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怀疑顾玉门科长

2020-10-10 10:11:22 栏目 : 婚姻保鲜 围观 : 评论

我怀疑顾玉门科长

韦莲娜系省公校学生,三个月前分配来支队实习,到二大队做他的搭档,说起来她也算是他的徒弟,可她一直不尊重他,那“云雾庵云雾庵”地喊,比谁都叫得响亮。他大她五,六岁吧,带着她工作,不叫他师傅也就罢了,怎么也得喊他老云什么的。她可不是一个不懂礼貌的人,她对谁都很尊重,唯对他例外。为此他不喜欢她,能不带她就不带,能少见面就不见,能躲开她就躲得远远的。

能躲吗,云雾庵刚离开公司财务科,韦莲娜正在江南公司的门口候着他。“云雾庵!坏蛋坏蛋!”她一见到他就大声嚷嚷,看得出她非常火。

他走到她面前,说:“你叽叽喳喳的,叫唤个什么呢?”

她压抑了一下情绪,说:“你今天什么意思?”

面对这么一双幽怨的眼睛,云雾庵自知理亏,但却犟嘴:“你说呢。”

“你为什么撇下我就走?”

“我看你上厕所去了,难道我也去女厕所找你?”

“无聊,”韦莲娜骂。“我现在总算明白了,你以前的女朋友为什么跟别人跑了,不要你了!”

“你,”云雾庵怒目圆睁转身就走。韦莲娜一把拖住他说:“对不起,去哪?”她还很温柔地对他一笑。

去见水蓝蓝。可他不说,望望天,抓起她一只手,她一惊。“十一点多了,”他说。原来是看她的手表。“上餐馆,我请客你买单。”

韦莲娜笑了,说:“没一点绅士风度,还要我买单呢。” 她是独生女,爸是局长,妈是一家公司的总经理,花多少钱由她。同她比,云雾庵没她幸运,家在乡下还有老母亲要赡养。“那我请你好了,”他说。

韦莲娜说:“上次我请客就是为你庆贺生日,我叫你,你睬都不睬我。”

这叫雾庵的心一个格登,生日他自己都忘了。只是一次大家玩扑克牌算命的游戏,他报了自己一个出生年月日,没想到韦莲娜却记住了。“我生日你请什么客?”云雾庵说。妈的吃饱了撑的,他心里说。

韦莲娜打横说:“我高兴请,你管得着吗,说,吃了饭去哪?”

“我去水蓝蓝的家,要找她谈一谈,”云雾庵见韦莲娜说话又打横,有气,看都没看她一眼说。“你莫不是爱上了我吧。”他就想气一气韦莲娜,叫她气跑了了之。

“不要脸,”韦莲娜心中的秘密被他说穿,脸也红透了,于是她打岔说。“水蓝蓝有一双勾魂的眼睛。”

“你什么意思?”

“怕某人色迷心窍,迷昏了头呗。”

“我又没女朋友,真能晕一次头就好了。”

“那你就去昏好了,”韦莲娜生气说,就走进路边《向阳餐馆》。云雾庵正待跟进去,韦莲娜又忙退了出来,拖着他就走说:“吴大豪,任娅娅在点菜。”

云雾庵说:“那又怎么了,不就是吃一顿饭?谁怕谁,看你紧张的。”

韦莲娜说:“人家要过两人世界,咱们去搅合什么,这也不懂!”

任娅娅,大眼睛高鼻梁,芳龄二十三四岁,身高165厘米,她什么时候人往哪儿一站,总也是一个鹤立鸡群。她是吴大豪的第二任女朋友,开始恋爱时,是她追他,又半年前她竟从工商所调来市公安局通信科;而大豪呢,就想靠她爸爸的关系爬上去,为了和她恋爱就甩了前女友秋风。

雾庵说:“那咱们去哪?”

莲娜说:“去我妈公司的食堂,菜的味道好,还便宜,就在前头不远。”

……

水蓝蓝住市花园路3-1-3号。云雾庵敲门,韦莲娜故意闪到一边。门半开,水蓝蓝探出一张靓丽的脸,冷冷的打量着云雾庵问:“什么事?”

“我,云雾庵,”云雾庵说。

说自己是公安局的不就结了,韦莲娜现过身来,云雾庵后面的话就不用说了。水蓝蓝领教了这位女警的厉害。前几日勘察现场,韦莲娜问她问题,那态度比男人还凶。水蓝蓝一下子焉了,开了门。韦莲娜云雾庵走了进去。

“打扰了,”云雾庵说,接过水蓝蓝一杯茶放在茶几上。“问你一个小问题,取款那日下午你提前下班去美发,这美发对你很重要对吧?”

“你怎么知道?”水蓝蓝惊讶,眸子一亮打量云雾庵,他并不像前几日那些审问她的人,一个个那么凶巴巴的,这会儿他还说的特别准确。“现在不重要了,”她叹了一口气。

云雾庵只是看着水蓝蓝,眼里一个问号。

“那天去美发是为了晚上约会,”水蓝蓝脸一红,顿了顿又鼓起勇气说。“出事那天八点多,我说上街吃早点,事实是我去会见那个军官,告诉他我不适合做他的女朋友。”

“你还隐瞒了什么?”韦莲娜很凶地问道。她对水蓝蓝那“嗲”劲儿早看不顺。水蓝蓝岂能看不出韦莲娜那是一种醋意,不理她的茬。

“真实原因?”云雾庵问。

“那军官个头同我一般高,”水蓝蓝说,那目光一直就没从云雾庵的脸上移开。这在韦莲娜眼里水蓝蓝是在向云雾庵放电,她心里很不舒服。

“你有否一时疏忽让别人动过你的钥匙或者说保险钥匙离开过你的视线?”云雾庵问。

“我不知道怎么说,我这一串钥匙开八把锁,我家门钥匙列排第四,现在排第五了,”水蓝蓝拿起自己一串钥匙要给云雾庵看。

“那就是说,有人动过你的这串钥匙,为什么不报告?”韦莲娜看着他俩你瞧着我我瞅着你的那神态,她妒火中烧。

“前天晚上回家,我开不了门,后到亮处找到门钥匙才开了门,当时没多想,次日才发现我这串钥匙被人动过了,”水蓝蓝说。“我怎么报告,又不知道是谁动过我的钥匙,就算对你讲了,你也会说我是瞎编。”

水蓝蓝是在自己家里,又见云雾庵不吱声,这一次她不怕韦莲娜了,就给韦莲娜一个软钉子。

“谁会动过你钥匙呢?”云雾庵认为这情况很重要就提示水蓝蓝说。“我是说你怀疑过谁了吗?”

“说了,不会说我侮陷别人吧?”

“不会。”

“你保证?”

“我保证。”

“我怀疑顾玉门科长,取款那天我下班是骑自行车去云芳美发店的;事后想起我忘了锁车,那保险柜钥匙和自行车钥匙就吊在自行车上,我出美发店时见顾玉门和老黄头站在对面马路上说话。”

韦莲娜见水蓝蓝对云雾庵仍嗲声奶气说:“你神经有毛病吧?”她见云雾庵拿眼瞪自己就不再吭声了。

“刚开始他也许只是想吓唬我一下,所以他站在那儿候着我,可当我骑自行车走了也没有发现保险柜钥匙被他下走,于是他就想歪心了。”水蓝蓝分析说。“因为他打麻将,这段时间一直输钱还与他妻子打了一架;不过他没有财务室钥匙,怎么进去呢?门卫老头还值着班呢。”

“那保险柜钥匙怎么又回到你那一串钥匙上去了?”韦莲娜插话说。

“我也想过了,那天八点过几分我上了一趟厕所,钥匙就吊在办公桌屉子上,”水蓝蓝说。“顾科长要是把钥匙挂上去也不要几秒钟。”

“哼,猜测而已,”韦莲娜带着讥讽口吻说。

“本来也是怀疑嘛,”水蓝蓝反击,那嘴角还挂一丝嘲弄的微笑。“行啦,没什么可说了,你总是对我过不去。”她说韦莲娜。

“那军官叫什么,那个部队?”韦莲娜问,穷追不舍。

“只知叫小王,北京部队,具体情况不知道,么样?”水蓝蓝说,还故意朝云雾庵嗳昧一笑,就想气一气这个凶巴巴的女警。

“你不老实,”韦莲娜恨不能往水蓝蓝这张俊脸上甩一耳光。“你水蓝蓝这种人不进号儿〈方言:指牢房〉,只怕没一句是真话。”

要关我只怕早进号子了,这会儿在自己的家里我怕什么呢,水蓝蓝心里说。你看不顺我,我还看不起你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儿呢,反击:“我哪一句话不真?”

“行,今天就谈到这儿,我们走了,”云雾庵息事宁人说。他看得出韦莲娜是真的爱上了自己,她就对水蓝蓝心存芥蒂,也就心情不好,就没有一句好话说。

出门,下楼,韦莲娜噘着嘴巴,还在生气。云雾庵说:“你干吗呢,”韦莲娜不吭声,他伸手一揽她的腰肢并肩走。她这才感到有一股暖流涌向心中。“今天,你昏了个够吧?”韦莲娜虽然嘴上不依不饶,可脸上开朗了,已是一片红霞。

“是,晕了个够,”云雾庵突然左脚跨一步一弯腰,左胳膊一操韦莲娜的双腿,右胳膊一紧,箍住她的腰往上一抬,横抱起她来,直吓得她死死箍紧他的脖子。“你使坏,使坏,”莲娜娇声嗔斥喊。“有人,快放下我!”

雾庵还当真的有人,就放下莲娜,可他的手还是搭在她的肩上不想放下,就在这一刹那,她却抓住他的手往自己胸前一拖,按着不动了。他又不是傻子,就轻抓了一把她的那个,她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有人上来了,”他放开手说:“我陪你也去云芳美发厅做个新潮发型儿怎么样?”

“你不是一直看我不顺眼吗?”

“谁叫你一直‘云雾庵云雾庵’地大呼小叫,咱队里的人你都管叫师傅什么的,你就是不尊重我,我当然看你不顺了。”

“你现在看我顺不顺?”

“不知道。”

“我做个什么式样的发型?”

“你还来真的?我只是要你去云芳理发店打探一下,有没有人在那天下午看见顾玉门动了水蓝蓝自行车上的那一串钥匙。”

“我说云雾庵怎么会去关心他女朋友理个什么发型呢。”

“这么说,你现在就承认是我的女朋友了?”

“我什么时候承认过了?”

“没。”

“这不就结了。”

“不是,就拉倒。”

“你敢!”

相关文章

  • 人贩子不敢抓哪种女人,啪啪后一直流血
    人贩子不敢抓哪种女人,啪啪后一直流血

    揉揉有些酸胀的鼻子,韩子禾笑着推了推楚铮有力的小臂:“合着,等咱俩都老啦,就光坐着啊!” “那哪儿能啊!”楚铮立时拍拍胸口,“就凭咱这身板儿,杠杠滴!别说退休以后啦...

    2020-01-27 [db:tag]
  • 皇家荣帝干红葡萄酒95,湖畔女大学生完
    皇家荣帝干红葡萄酒95,湖畔女大学生完

    网上,关于《超级男声》的话题再度占据热搜榜第一位。∪菠Ψ萝Ψ小∪说 大家议论的话题很多,夏星的疯狂语速,还有那首让人回味无穷的生僻字。 有人做过统计,夏星那个广告一共...

    2020-03-12 [db:tag]
  • 情感有问题求助
    情感有问题求助

    在一段婚姻里,出现问题不能马虎对待的原因,除了不仅事关两个人,最重要的还是会牵扯到孩子,所以妥善处理?婚姻危机显得尤为关键,来看看能不能帮到你吧! 一、 关于挽回……...

    2019-10-29 情感有问题求助
  • 催尿口哨曲mp3,com男人天堂
    催尿口哨曲mp3,com男人天堂

    “开快点!” 打了七八个电话,发现只有特高课自己人的电话能够打通,猎鹰就知道这件事情不对头了。 让特高课那些人立马赶到监狱方向去,等待自己的增援。 留在宪兵队附近的兵...

    2020-03-13 [db:tag]
  • 第章初尝小魔女,特大乳美女图片
    第章初尝小魔女,特大乳美女图片

    С˵ÔÚÏßÔĶÁ§ëww.§¯uaxiangju.co¨¼ ÏĶ÷ÎõµÄÁ³É«Ò»ÏÂ×Ó÷öÈ»ÁËÏÂÀ´¡£ ÏñÊÇ֮ǰÀîÑ©Ñ©ÔÚµÄʱºò£¬Ëù±íÏÖ³öÀ´µÄ̹ȻºÍƽ¾²¶¼ÊǼÙ×°³öÀ´µÄ¡£ ÏÄ...

    2020-03-12 [db:tag]
  • 囊袋饱满尺寸惊人,女人怀孕的14个信号
    囊袋饱满尺寸惊人,女人怀孕的14个信号

    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huaxiangju 隐龙在孙兴易眼中,不在是那么高高在上,深红武馆也不在是那么弱小了,再也不是那个丙级势力了! 在这一刻,孙兴易突然想到,自己曾经对秦无道...

    2020-02-19 [db:tag]
  • 情侣头像超级污污污污,为什么会射精不远
    情侣头像超级污污污污,为什么会射精不远

    叶铭阳点了头,幻影很高兴,手指在方向盘上跳跃的更欢快了。 车子又开了一段,幻影忽然说: “对了,异能研究院的葛院长打过电话来,说上次的血液报告,没有任何异常,让你……...

    2020-02-12 [db:tag]
  • 交男朋友后变得很爱哭,寡妇嫂子解开小叔子的腰带
    交男朋友后变得很爱哭,寡妇嫂子解开小叔子的腰带

    轰隆隆!!! 这道璀璨的光芒冲破苍穹,一连串惊雷声响起。 这光芒更是突破炎界壁障,冲向了宇宙星空的深处。 而在宇宙星空深处,一座漆黑的棺材悬浮在这。 在这棺材的四周有着...

    2020-01-30 [db:tag]
  • 深点还不够快点啊到了到了,奶子被吃的好舒服!
    深点还不够快点啊到了到了,奶子被吃的好舒服!

    石景宁一看妻子想给这个穆仁熊省点钱,对方却不领情,也就不再客气,伸手接过了红包,“那就谢谢穆生,现在人也帮你们看了,我们夫妻是不是可以离开了!” 穆生笑得很豪爽,“...

    2020-03-06 [db:tag]
  • 精臣打印机官网,女扮男装混男校林晓染
    精臣打印机官网,女扮男装混男校林晓染

    孟艳见宋有粮的脸色有些怪异,不由得解释了一番。 宋有粮的目的可不是听她解释的,他本来就怕凯凯在部队跟这个女的拉扯出啥关系来,眼下,人家跑到了杏花村,幸好没进自家的门...

    2020-02-18 [db: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