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觉时感觉下面在抽搐,射精能传染感冒吗

2020-03-18 10:13:30 栏目 : 营养保健 围观 : 评论
    饭后,他们三个人坐在客厅里。

    蔚娆问覃唯希:“小叶和梁江江到底发生了什么?”

    覃唯希慢吞吞道:“梁江江那女人竟然找了男人,把小叶打晕,把小叶……”

    蔚娆很严肃,凝望他的眼眸中,透出一丝紧张。

    “把小叶……到底怎么了?”她握了握发汗的掌心。

    “把小叶送给三个男人玩儿了。”一口气说完,覃唯希抹了把脸。

    蔚娆一下子就合上眼皮,没人看到她眸子湿润了。

    她低下头,悔恨交加,不该啊,不该一念之仁,让单清风把梁江江从精神病院里放出去的。

    梁江江那个女人,根本就不能用正常脑回路去想,那个女人根本不是一个正常人!

    蔚娆泄气,她难以面对地捂住了脸。

    “梁江江自寻死路,太不把小叶放在眼里,欺负小叶的畜牲离开后,她还嘲笑小叶。小叶再怎么说,也是一个成年的男人,他的力气,可不比梁江江小。”

    覃唯希压抑地呼出一口气,继续说:“梁江江之前能得逞,是她打晕小叶后,还给小叶喂了药,劲儿过去了,她不跑,却留下来讽刺嘲笑小叶,鹿死谁手,想都不用想。”

    “梁江江太得意忘形,我认为,小叶杀她的时候,是清醒的。唯一的遗憾是,为了这种人,失去自由不值得。”

    “小叶很勇敢,他承担了行为造出的一切后果,他在牢里,安心伏法,哪怕是单清风,也没把他劝出来。”

    蔚娆安静地听下去,轻声说:“小叶没错,一个毫无人性的人本来就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是梁江江,脏了小叶的手。”

    覃唯希无声点头。

    三禾今天才知道还有那么个角色,她听到这里,咬了咬牙:“哪儿出来的破女人啊!”

    覃唯希苦笑:“说来,还是和我们一起长大的,和单家是世交。”

    三禾一下领悟:“以我看多年小说的经验,这女人喜欢……单清风?”

    覃唯希不置可否:“但是她和单清风也是杀父仇人。”

    三禾皱眉。

    “简单来讲,她父亲为了吃掉单家这块蛋糕,害死了单清风的父母,单清风又让她的父亲……堕下地狱。不是简单的爱情问题,单清风和她,乃至她的父亲,其实,就一个关系,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三禾嘴唇微抖:“那么复杂啊……”她看向蔚娆,蔚娆却那么简单,无论从为人,还是经历而言。

    爱上单清风,何尝不是一种勇气呢?

    “我想到了。”沉默的蔚娆突然抬起头,看着他们,说:“我能让小叶出来。”

    “怎么做?”覃唯希立刻问。

    蔚娆道:“告诉他,我和他哥离婚了。”

    覃唯希一怔。

    蔚娆是个好人,所以,理解好人总是祝愿别人好的,总是看不得,别人糟糕,能帮一帮,总会帮一帮。

    她知道,小叶是一个心思更纯粹的人。

    甚至,比她还要干净。

    蔚娆深呼吸一口气,眼神坚定:“我现在就要去看他!”

    “我送你!”覃唯希站起身。

    “好。”蔚娆道。

    三禾愣愣地看着他们,指着自己:“那,那我呢?”

    蔚娆回过头,对她笑了笑:“拜托,替我照看清清。”

    三禾撅嘴:“回来的时候带杯奶茶给我!”

    蔚娆点头。

    覃唯希微微一笑。

    覃唯希开车把蔚娆送到了地方,看着她走进去,下了车点了根烟,一边拿出手机,打单清风的电话。

    滴滴滴……

    拒接!

    他忍,开始敲字发信息:“你个别扭鬼!不就是我看上过你女人么!你当你自己是小学生啊,还冷战,还记

仇!我就不信你这辈子不跟我玩儿了!!”

    点击发送后,再次编辑:“我告诉你,你女人可比你有能耐,你不能让小叶不受罪,你女人能!现在你女人就去看小叶了,她说她要把小叶从这个鬼地方拉出来,我相信她可以!!”

    又点击发送后,吞云吐雾的时候,进行第三次输出:“还有,你那什么什么女人,你还给她开车门?嗯?还被拍上报纸了?!我劝你做个人吧,洁身自好,保持住了,行不行!我可告诉你啊,好人只要做一件坏事就会被当做坏人了,别管你之前多干净,你要是现在乱来,那你一世清白,也就毁了!但我就不一样了,我是浪子,浪子回头金不换。”

    彼时,单清风正在会议室,看下属做的ppt,看也不看放在桌上,那连连叮咚的手机。

    等到会议结束后,接过秘书的文件走进了办公室。

    不一会儿,秘书拿着他的手机走了进来:“总裁,您的手机落在会议室了。”

    单清风才想起来:“放着吧。”

    “是!”那秘书有点犹豫,“我去给您把咖啡换成牛奶吧?”

    单清风抬头看向她:“有话就讲。”

    秘书笑了笑:“您好像很累的样子,喝点牛奶,休息一会儿好吗?”

    “谢谢。”单清风点点头,“换了吧。”

    “是。”秘书立刻伸手端起桌上的咖啡杯,转身走了出去。

    单清风按了按眉心,一边看着手里的文件,却再也看不进去半个字。

    他套上笔盖,决定休息。

    休息?

    自从离了,他晚上就没睡好过。

    因此,甚至去看了心理医生。

    他认为他不是那么经不住打击的男人。

    但有时候,人就是把自己想的太强大了,才会出事。

    单清风余光瞥过手机,微顿,回过头又盯着它,犹豫了一下,还是抬手把它拿过来解了锁。

    屏幕上,足足显示覃唯希来电号码的三条信息。

    他一一点开看了,到小叶那里,他不禁握紧了手机。

    ——还有,你那什么什么女人,你还给她开车门?嗯?还被拍上报纸了?!我劝你做个人吧……

    什么什么女人,他叹了口气,醒来就来公司,也没看报纸,真的不知道,居然被拍了。

    那个女人,是他的心理医生而已。

    他们消息倒是灵通。

    蔚娆……

    心里默念着,他按灭了手机,神色晦暗。

    她会怎么想?

    她会怎么想,哦,本就不信他有心,恐怕也不会怀疑,他转身的薄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