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总裁私有小宝贝,cs美女衣服不穿图片

2020-03-06 10:14:29 栏目 : 情感倾诉 围观 : 评论
听到湛湛的要求,韩子禾正想劝他换个建筑住住,他们家又不是没住过四合院,何必在这儿还住呢!

    她看其中一栋汉式风格的庭院就很不错,还有那个楼阁建筑,古香古色多好!

    可惜,不等她发表意见,林白衣就摸摸湛湛小脑袋,眉开眼笑一脸和善的承诺:“好好好!我俩徒孙喜欢,那咱们就住!离师祖最近的六进套六进的四合院儿就给你们住!那里还有跑马场和公园,修改修改,给你们添点儿游戏设施,保管不比外面的游乐场大!”

    听林白衣的承诺,韩子禾好暴躁:说好的她想住哪儿就住哪儿呢?这合着有了徒孙,徒弟就是充话费送的,是吧?

    呵呵,还不比外面游乐场大,您有这么大地方么!

    好像是感受到了韩子禾的怨念,林白衣继续吹那根本不存在的胡子,瞪眼道:“惹急了,我把这里都拆了,给我徒孙建游乐场,咋地?”

    好好好!建建建,您把.联.合.国.总部拆了,都没意见!

    韩子禾叹口气。

    嗯,有这么偏心的师父,也只能叹气了。

    ……

    和师父叙了会儿话,韩子禾就被他赶出去,并被勒令要求带着孩子,去这俩孩子所要求的四合院里安置。

    看俩开始揉眼睛的小家伙儿,再看看一个哈欠接一个哈欠打的清清,韩子禾毫不犹豫答应了。

    “清清今儿没闹!”躺在柔软的榻上,湛湛注意到又开始哇啦哇啦自说自话的清清,登时说道。

    “这有什么新鲜!你师祖怹打知道咱们会过来,就开始研究对婴儿有吸引力,并且有助于他们潜力开发挖掘的药丸,你今儿没闻见?”韩子禾一边儿整理东西,一边儿说道。

    湛湛“哦”了一声,道:“我以为只是普通的药香呢,毕竟您不是说师

祖特别喜欢鼓捣各种药丸么。”

    “真有这么大作用啊?”韩品趴在湛湛身边儿,双手托着下巴,两眼放光。

    韩子禾拍他肩膀,训道:“不许托下巴!”

    “哦!”韩品赶紧撤手,下巴搁在枕头上,冲韩子禾憨笑。

    “你们俩要是感兴趣,可以跟你们师祖提,他巴不得你们和他学呢!说起来,你们师祖虽然精通的方面很多,但是他最得意组喜欢的,就是机关以及传统医药学了。”

    “我喜欢机关,哥哥呢?”湛湛扭头问道。

    韩品道:“我也喜欢机关,总感觉这个和建筑学、地质学、以及传统易学放在一起很有意思,而且,说起来,若是和编程还有机器人设计联系在一起,肯定很好玩儿,说不定,将来能研究出多功能机器人呢!人来生活的高端助理呢!”

    他越说眼睛就越亮,说到最后却话音一变,又道:“可是,我对医药也很感兴趣啊!”

    “感兴趣就都学。”韩子禾不以为然,对于她这样的选择障碍症,全都选择是最好的选择。

    “可以吗?”两孩子愣住了。

    “为什么不可以?”韩子禾看他们,“你们俩这是全都进到了思维误区中啦!你们师祖又没说只许你们学一样!你们只要游刃有余,怹恨不得你们把怹所有的本事都学到才好,那样怹才觉得自己时后继有人了!也不会没事儿敲打我了!”

    “师祖回的很多?”湛湛惊奇道,“我以为一个人精通一两样,是很了不起的事情呢!”

    “那你们师祖就不是常人呗!”韩子禾收拾好东西,把宁可啃脚丫儿,也不肯睡觉的清清抱起来,道,“再说了,人和人的能力不一样,你们有能力多学,为什么不充实自己呢!”

    “那我师祖会多少东西?”韩品好奇问道。

    韩子禾一遍拍清清,一边儿回答道:“哟!那可太多了,一双手脚加起来都说不清呢!宏观上说,上下数千年,纵横千万里,古今中外,没有多少你师祖不懂的东西。”

    “那微观上说呢?”俩孩子急忙问。

    韩子禾一笑:“那可以说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文武皆通呢!”

    “这也不微观啊!”湛湛皱眉。

    韩品也点头:“就是!”

    “你们想知道很具体的?”韩子禾看他俩,问。

    俩孩子连连点头说是。

    韩子禾嘿嘿一声,道:“那就得你们自己问啦!看看你们师祖怎么和你们说的。”

    “有区别么?”韩品问。

    湛湛也点头,想听韩子禾怎么说。

    韩子禾点点头,在俩孩子的目光注视下,说道:“我懒得说啊!”

    “嗯?”开始,俩孩子还以为她是懒得和他们说区别是啥呢,结果,看韩子禾表情,他俩才知道,她这是懒得和他们说师祖都会什么啊!

    呵呵!这都是啥大人!

    湛湛和韩品那叫一个气啊!

    “好啦,你们该睡觉啦!”韩子禾说的差不多了,一拍气鼓鼓的俩孩子,“有话明天再说!你们不是还想遛遛师祖的庄园,然后遛遛整个陌门么?不好好休息,怎么有精力?赶紧的!都给我闭眼睛休息!”

    ……

    一夜无话,早上起来,湛湛和韩品就撒开欢儿的满处跑,韩子禾也不拘着他们,只是叮嘱他们不要乱跑,等正式给祖师爷上过香,成为陌门正式认可的弟子之后,再出师祖的庄园。

    当然,韩子禾的担心有点儿多余,因为早晨起来,她师父已经把给他们挑选好的、照顾他们生活的外门弟子安排就位了。

    有这些小弟子照看湛湛和韩品,韩子禾也许还有点儿不放心,但是她师父将他的管家也给派来专门照顾俩孩子之后,她就没什么不放心的了。

    “你放心,老林你也认识,当初在外面,不是见过几回?”林白衣和韩子禾说正事之前,跟她说,“以后你出去了,老林就专门照顾仨孩子,行动坐卧不假人手,肯定比你还精心、照顾得还好呢!”

    韩子禾点点头:“让您费心了。”

    “你再跟我客气,我把你轰出去!”林白衣瞪她。

    她也不怕,只是笑了笑。

    林白衣叹气:“乖徒儿,不是为师不想联系你,实在是你师祖忒过分!当初把我带走,二话不说,直接扔进后山关禁闭了!”

    “后山?”韩子禾好奇道,“怎么听着又跟武侠一样了!咱们这儿不是山坳么!”

    “山坳?你可是让视觉给你迷惑住啦!”林白衣哈哈笑,“你也不想想,住山坳,也不怕让谁给你淹了!咱们这儿就是一处平地!为师我说的后山,就在从咱们这出去五十公里外的山,等回来我带你转转,你就知道啦!”

    “听说……您关禁闭的时候,通信器材都给没收了?”韩子禾好奇道。

    林白衣抓抓头发,嘿笑道:“一定是萧成那大嘴巴和你说的吧!呵呵,别提啦,我的通讯器材,在上山前,就让你师祖没收了。我本来想跟怹老人家便个戏法儿的,结果,你师祖怹老人家不懂幽默的艺术,干脆把手伸到悬崖,手一松,都给扔下去了!”

    呵呵,师父说的可真好听,其实,根本是您耍心机,惹恼了师祖,干脆给您扔了。

    韩子禾对于她师父说话的艺术太了解了。

    “对啦,呆会儿我带你见你师祖去,本来昨儿就应该见了,结果,我看天色不早,就不折腾了。”

    韩子禾很快就体会到她师父说的折腾是什么意思。

    带俩孩子一起坐她师父的专车,九转十八弯,走了百十来公里才到了地方。

    “你师祖现在住在山腹里,呐!看到了吧,后面儿这座山,就是专门关禁闭的山。”一下车,林白衣就指给韩子禾看。

    韩子禾:“……”

    仰望着一眼看不到头的山,韩子禾心里又一次被弹幕刷屏了——师父到底是多让师祖怹老人家不放心啊!关禁闭都要搁自己身边儿!

    “等以后有机会,我待你道禁闭山看看。”林白衣骄傲的显摆道,“经过我的改良,里面的机关术足以让一个人钻研一辈子呢!”

    “可不是么,您自己把自己关里面,都用了好几载才出来呢!更何况别人呢!”韩子禾点点头,一点儿在戳她师父的伤口的愧疚都没有,道,“不过,一般人也不用跟里面折腾一辈子吧,只要安安生生关到禁闭结束不久可以了?为什么没事儿跟那儿折腾越狱呢?”

    “收徒弟做什么?徒弟啊,都是要债的!”林白衣被韩子禾气得,直摇头跺脚,控诉。

    他正说着话,就听道一声洪亮的叫好声:“说的太好了!收徒弟的人,都是嫌自己没气生啊!”

    韩子禾冲林白衣耸耸肩——看!您叫吧!把师祖老人家给叫出来了吧?

    林白衣尴尬的摸摸鼻子,恭恭敬敬冲走出来的这位鹤发童颜的师尊行礼:“师父。”

    “哼!”洛子兢从他身边经过,没有停住不乏,经过他时,还用鼻音狠狠地发出个“哼”来,显然,这个小弟子让他很不省心。

    他在韩子禾面前停下来,不过目光却是在三个孩子身上打转转。

    “师祖!”韩子禾也行礼。

    湛湛和韩品向来积极,冲洛子兢露出舔舔的笑容,大声冲他喊道:“老祖宗!”

    “诶!”洛子兢眉开眼笑,特别和善的应道。

    韩子禾知道,她师祖的这声应答,根本不是冲她,人家这是冲俩孩子应得声。

    不过,她也不尴尬啊,毕竟还跟着孩子们蹭了个“诶”呢!比她师父强,她师父还被哼一声呢!

    “子禾?”洛子兢对于徒孙的态度,和对自己徒弟截然相反,当然,对于徒从孙就更不一样了。

    “师祖!”韩子禾特没底线啊,被洛子兢一喊,立刻仰起头,脸上挂着个大大的笑容,任谁一看,心都不免一软。

    至少对于洛子兢这个这辈子就没收到女徒弟,也没见到过女徒孙的人来说,冲击力就更大。

    当然,要是和清清比,韩子禾就得边儿站了,可是和她师父比,就是她师父边儿站。

    “哼,都多大的人啦!还卖萌!卖萌可耻诶,你知道么!”林白衣气呼呼,他这破徒弟,都没冲他卖过萌呢!熊玩意儿!

    可惜,不管他怎么不满愤怒郁闷,人家韩子禾和她一样,那张脸看起来就是小!怎么卖萌违和感都不大……当然,这需要忽视她真正的岁数儿。

    “好孩子!”洛子兢对韩子禾没什么吩咐的,他见她的主要目的就是认认人,不能将来连自己亲徒孙都不认识吧?当然,顺便还要把他这个师祖的见面礼送出去。

    不过既然见了面儿,那也应该叮嘱几句才周到。

    于是,洛子兢拍拍她肩膀,欣慰道:“好孩子,你这也算回家啦!等明儿带你拜咱们祖师爷以后,你到哪儿都是咱们陌门的人啦!”

    韩子禾笑着道好,只说全听师祖安排。

    这幅乖巧可爱样儿,把林白衣看的牙酸啊!她怎么从没对他这么乖巧过!破徒弟!熊玩意儿!

    和内心深处有一群神兽在撒欢打滚儿的林白衣不同,对于徒孙的乖巧可人,洛子兢特别受用。

    所以,怹一高兴,就又嘱咐一句:“好孩子,你师父是我的关门弟子,而你,也是你师父的关门弟子,所以努力吧!让你师父也尝尝被自己的关门弟子气的直跳脚的感觉!只有感同身受,你师父才能知道他以前对师祖我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韩子禾:“……”

    内心深处再受一波攻击的林白衣:“……”

    洛子兢可不管自己刚才给自己的徒子徒孙造成多大的攻击波,他一转身,便看冲韩品、湛湛以及在韩品怀里冲他笑得清清,笑得和善无比:“来来来,我们山门今天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有这么多好苗子好乖乖,师祖我要仰天大笑啦!”

    说罢,他就从韩品怀里接过清清,又牵着湛湛的手,还不忘吩咐韩品跟上:“来!老祖宗给你们准备好多礼物呢!一屋子都是啊,你们随便挑!不喜欢,咱们再换!”

    听着渐渐远去的声音,韩子禾冲她师父耸肩:“师父,您老人家在师祖这……看样子混的不咋地啊!”

    林白衣冲韩子禾翻翻眼,他好想把她扔到禁闭山上去哦!

    他应该承认,这一刻,他真的感受到当初被他气得想揍人的师父的愤怒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