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之奶爸教官,www.色啪啪_com

2020-03-18 10:14:31 栏目 : 情感倾诉 围观 : 评论
阿六明明已经去了外头看门望风,这又是在自己刚刚乔迁新居的时候,左邻右舍距离这书房也相当遥远,此时外间却传来分明有人的动静,张寿哪里还会不知道是谁?算来算去,来的也只有他默许了阿六在大多数时候可以放进来的朱莹。

    他略一思忖,到底还是没装做不曾听见这声音,大步来到门前。果然,才一开门,他就只见门前那个满脸惊异莫名的俏佳人正和他大眼瞪小眼。

    “莹莹,什么时候来的?”

    “莹……莹莹?”同样结结巴巴叫出声的,还有朱二。

    而朱莹瞥了张寿一眼,随即又瞧了瞧自家二哥,这才没好气地说:“我本来才不想偷听你们说话,是阿六说不妨事,撺掇我来的,没想到你们竟然在说这个!二哥,没想到啊,你从小做什么事情都没个长性,而且前怕狼后怕虎的,这次竟然这么大胆!”

    朱二被朱莹说得脸上发烧,可正想为自己争辩一二,他就看到朱莹竟是笑了起来:“但这次你的决心下得不错,再说阿寿又信得过你,那我也帮你一次!爹娘祖母那边,我会去想办法,不过你护卫得带足,否则势单力薄打得过谁?关键时刻,说不定你还得拼拼大皇子!”

    关键时刻得拼拼大皇子……妹妹,我是去沧州查访那几样太祖皇帝做梦梦见,我在大明却从来没听说过的东西,同时看看能不能顺藤摸瓜找到太祖皇帝的下落,可不是去打架啊!我这小身板又不是你和大哥,碰到大皇子我肯定有多远躲多远!

    一直到被朱莹拽上骑马回家,朱二脑子里都还在转着朱莹说的这几个字。在自家门口下马时,他浑浑噩噩地正要往里走,却突然被门房拦了下来。

    “二少爷,您这匹马好像不是咱家的?”

    “不是咱家的是哪家的?难道二哥还能去偷马不成?”朱莹随口说笑了一句,可当回头再看了两眼时,她就发现,这匹坐骑确实蔫头蔫脑,一点都不像自家马厩里那些马的神骏,她当即讶异地转身拦住了走神的朱二,指着那匹马问道,“二哥,你是不是和谁调错了马?”

    朱二这才如梦初醒,等瞅了一眼那匹马,他立刻一拍脑门道:“我大中午的想着去集市上逛逛,就到国子监附近的车马行去借了一匹马,后来逛着碰到了阿六,又去了妹夫的……咳咳,去了张园一趟,我就完全忘了这档子事了。”

    得知是这么一回事,朱莹这才释然,当下就吩咐了一个下人帮朱二去那车马行还马,随即一把拖起他就往里走。朱家的下人都知道这对兄妹从小就是这般相处的,因此大多用同情的目光去看朱二,只以为是二少爷又犯浑得罪了大小姐。

    而朱二也确实不敢得罪朱莹——他那离家出走的由头都被朱莹知道了,哪怕是有一个很冠冕堂皇的借口,可万一让她在父兄和祖母面前添油加醋一番,他绝对逃不了那场好打,就算是一贯对他还不错的继母也未必出面为他再求情。

    于是,他见朱莹过他的紫烟阁而不入,竟然径直拽着他进了她的闺阁流霜馆,他顿时暗自叫苦——虽说什么兄弟不进姐妹屋的规矩,因为太祖当年嗤之以鼻,斥之为隔绝亲情天性,这些年尤其是在武门勋贵人家中不太流行,但因为他的某些前科,被他的祖母禁入流霜馆。

    至于原因嘛……因为他曾经偷偷卖掉过朱莹梳妆匣子底层从来没碰过的几件首饰。

    因为那禁令还没过去,因此朱二不免东张西望,生怕祖母身边那几位厉害的妈妈突然神兵天降,皮笑肉不笑地请他去庆安堂。可让他没想到的是,朱莹竟是直接对迎出来的湛金吩咐道:“你去祖母那儿通风报信一声,就说我拎了二哥回来和他说说他日后的婚事。”

    见湛金一点都没有做内鬼的自觉,笑眯眯地去了,而后出来一步的流银则是冲他做了个鬼脸,随即悄悄闪到了院门口,分明是去望风,朱二顿时如释重负,等朱莹拽着他进屋,他就满脸堆笑地说:“莹莹,你能帮我,我很感激,只要你在祖母爹娘和大哥面前替我瞒……”

    他这话还没来得及说完,朱莹就松开了手,径直到梳妆台前蹲下,打开了面前一个整整五个抽屉的紫檀木落地梳妆匣子。那里头装着无数千金大小姐羡慕嫉妒恨的各种首饰。

    其中,一部分是九娘离家时留给女儿的,不是当年陪嫁,就是宫里和太夫人赏的,再有就是朱泾和她最情投意合的那两三年送的,即便如今回家也不肯收回去。另一部分,是太夫人自己的陪嫁和多年所得,借口年纪大了不喜欢戴金玉宝石,一股脑儿都送了朱莹。

    至于另外很大一部分,则是宫中太后、皇帝、裕妃的赏赐——当然,素来看不惯朱莹的皇后,那是除却不得不送的压胜钱,连根金簪都不愿意给。

    而朱莹每年过生辰时,各家以及下人孝敬的所谓寿礼,只有寥寥一些样式好看的,会被她挑中,其余多半赏了出去,但留下的大多数也只是压箱底,从来就没有得见天日的机会。因为她能戴的首饰,实在是多到一年到头每次外出都可以不重样。

    所以,此时此刻,朱莹直接开了底下第一层抽屉,随手抓了一大把东西出来,继而就站起身叮叮当当在梳妆台上洒了一层。一转身见朱二那简直是震惊到极点的目光,她就笑吟吟地说:“二哥你当初不是拿过我的首饰去换钱吗?怎么还看直了眼?”

    “我哪敢拿那么多。就挑了两支素金簪。”朱二强行别开目光不去看那金灿灿的一堆东西,随即小声说道,“我一个月……我一年的月钱都未必买得起一件……”

    “那是因为祖母和爹都说,男孩子要穷养,姑娘家要富养。”朱莹理直气壮地微微一抬下巴,随即把梳妆台上那些头子尖锐的簪子特意挑选了出来,随即又蹲下到那抽屉里抓了一把东西。等到如是再三,她方才找了块绢帕,把那十几件沉甸甸的赤金首饰一股脑儿包好。

    “都是些做工寻常的指环、耳环、手镯之类的东西,上头也没有镶嵌珠玉,带出去当盘缠正好。”

    转身走到朱二跟前,朱莹笑吟吟地将这一包首饰塞到了朱二怀里,这才退后了两步,“从前你问我借钱,我问清楚你借去干什么,大多数都没让你空过手,这次你要去做那么大的事情,当然也是一样。而回头万一

事发,我会说是我给你钱的,到时候责任我也帮你担一半。”

    朱二顿时又是感动,又是震惊:“莹莹,可你不是说可以说服祖母和爹娘大哥……”

    苦恼地叹了一口气,朱莹回到梳妆台前坐下,托着腮帮子看着铜镜中自己那张脸,这才无可奈何地说:“那是在阿寿面前说出来让他宽宽心的,否则万一他听说祖母和爹还有大哥可能不同意,于是改口让其他人去呢?毕竟,你是半山堂代斋长,不战而退很丢人的。”

    “二哥,我知道你一向很羡慕大哥文武全才,也一向知道自己不如大哥,但却又不知道往哪努力。”

    朱二被朱莹说得面上通红,但那却不是被妹妹戳穿软肋而羞恼的通红,而是得到妹妹理解和认同时,那种五味杂陈心情激荡的通红。

    他死死攥着那一包首饰,低声说道:“没错,我一向都不知道,自己擅长什么,再加上横竖有大哥在,所以我就姑且得过且过,反正少不得一个富贵……爹和大哥再怎么严苛,至少是不会让我受穷的。可之前爹和大哥那连番坏消息的一次……我真的吓坏了,真的……”

    “我那时候想的不是这偌大一个家,从今往后就是我的了……我想的是我今后怎么撑得起这个家?我有的只有那个死胖子似的狐朋狗友,有的只有满京城都知道的庸碌名声……所以我才会昏了头……”说到这里,朱二的话戛然而止,因为再说这些也没有太大意思。

    他沉默了片刻,这才继续说道:“其实,我从来都没种过地,这好农两个字要真的让人相信,真的很难。但这次妹夫说的话你也听到了,万一……万一真的有那么一线可能呢?”

    尽管是在理应不可能有窃听者的赵国公府,门外又有流银望风,但朱二还是谨慎地略过了太祖皇帝这个称呼,随即就低声说道:“所以,莹莹,谢谢你。要是我这次真的能有所收获,那么都是你的功劳……嗯,还有妹夫的功劳。要是一无所获……那就是我的命。”

    “呸呸呸!”朱莹顿时怒了,霍然起身上前就冲着朱二踢了一脚。可当发现自己一脚蹬在他的小腿上,他却依旧纹丝不动时,她便忍不住拽住了他的衣领。

    “二哥你给我听好,凡事都要相信自己,不要相信什么命!豁出去往前冲,冲过头了大不了倒过来继续,就是不能认输!”

    她说着就气呼呼地松开了手,随即轻哼一声道:“之所以给你首饰,那是因为我之前的钱全都拿出去和阿寿一块做其他事情了,一时不凑手。我那点金瓜子,大哥没事就要来点个数,但他可不会来查我的首饰,他也数不过来……对了,这个也给你。”

    朱莹突然转身来到梳妆台前,从第一层抽屉里随手拿出一枚玉坠,继而随手递给了朱二:“阿寿年前支使半山堂一个家伙去那边……悄悄收了一家专收棉纱的老店。你拿着这个坠子,然后把首饰丢给那边,人家会想办法给你换钱。否则你冒冒失失去典当,肯定被当成贼。”

    原来张寿和朱莹早早就在沧州有所预备了!

    朱二心中倒吸一口气,心里忍不住再次想起了朱莹那句话。难道他此去沧州,真的可能和那位大皇子拼一拼?他拼不过啊!

    见朱二一愣之后默默点头,朱莹就低声说道:“至于时间,便是我和阿寿带着三皇子四皇子出城去赵园小住的时候,到时候,我给你多少人,你一个不拉都给我带走。别以为你不去找人家的茬,人家就会当你不存在。只要发现你,我敢打赌,他一定会要你好看!”

    “莹莹,你能不吓我吗?”一听大皇子认出自己肯定会找茬,朱二简直连叹气的力气都没了,“你再这样说下去,我也许都要后悔了。”

    “我二哥才不会那么没出息!”朱莹后退几步,抬起头来笑眯眯地打量着朱二,这才轻声说道,“二哥,你可得争口气,否则回头我和你一块被罚去跪祠堂,多没面子!”

    朱二终于差点没笑出声来。可接下来朱莹说出下一句话时,他就笑不出来了。

    “而且,我保证你要是办成了这件事,回来之后,就能有媳妇了,而且绝对是你要的贤良淑德,出身名门的那种!”不等朱二说话,朱莹就轻盈地跃上前去,竟是如同小时候似的,抓住朱二的手轻轻一握,随即又快速松开,“可别辜负我资助你的私房钱!”

    朱二唯有苦笑。谁家女孩儿的私房钱随便一抓一把首饰,至少价值几百贯钱?如果统统拿出去,也许能买一条街?

    真的,那五层梳妆匣子只是朱莹财产的九牛一毛,最值钱的是各种地契,房契……张寿能娶到朱莹,那真的是发了一注大财,只是他那个未来妹夫凭借剑走偏锋,让别人嫉妒不来!

    湛金的通风报信,只是给庆安堂的太夫人和九娘带去一点谈资,顶多只是笑言朱莹自己定下了婚事,给人做媒的兴趣却越发大了,一点都没有想到别的地方。

    而今天去为恩师刘志沅的事奔走了一趟的朱廷芳,回到家听说朱二跟着朱莹从张园回来后,在朱莹闺阁盘桓了许久,他也没太放在心上。他很清楚,别看朱莹平日里对朱二凶巴巴的毫不客气,但实际上却常常偏向朱二。打听到张园乔迁并没有什么波折,他就放下心来。

    陆绾请辞,又有人举荐赵国公朱泾提督锐骑、神武、威远三大营,江阁老连同门生故旧群起而攻之,一连两三日,朝中都是黑云压城城欲摧。而在这一片说不得的氛围当中,张寿终于迎来了自己的又一个休沐日,悄悄和朱莹朱二带上三皇子和四皇子出京前往赵园。

    而对于极少数知情者来说,这趟出行,顶多只能算是皇帝任性,龙子凤孙贵介子弟们的一次胡闹而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送母亲实用的生日礼物,自习课停电干同桌
    送母亲实用的生日礼物,自习课停电干同桌

    “今晚给你一个惊喜。”男人无限魅惑的低声说。 醇厚的音色太近,害她耳朵痒痒的,不自觉偏离几分。 许诺下意识的回避让宁少眸色微暗,她总是这么的......不解风情。 如今有些习...

    2020-03-10 [db:tag]
  • 这样的人让我敬佩600字老师,啊好棒继续别停
    这样的人让我敬佩600字老师,啊好棒继续别停

    小说在线阅读щww.Нuaxiangju.co 宣城 虚空之上,身为一星斗帝的林泽鸿傲然的立于虚空,一双如鹰爪般锋利的眼眸紧盯着对面楼阁之上的萧炎,一身恐怖的气势毫不保留的向外涌出,形...

    2020-03-06 [db:tag]
  • 老师用大腿夹头,我现在日本怎么看av
    老师用大腿夹头,我现在日本怎么看av

    第二天来到学校,还是精神满满,又是新的一天。 中午没有吃饭,推着车来到学校门口跟郝丹和单勉之汇合,三人一起去了报社。 “红梅,你没有吃饭吧?”单勉之和张红梅并排骑车。...

    2020-02-11 [db:tag]
  • 把女的称为榨汁机,宝贝儿我就在外面蹭蹭
    把女的称为榨汁机,宝贝儿我就在外面蹭蹭

    被廖一娟点名,简言差点儿被嘴里的一口果汁给呛着。 “姐,好好的,别逗啊。” 简言奉劝廖一娟要善良,要好好当个姐。 “你都叫我姐了,那我就不跟你见外了啊。”廖一娟哪是那...

    2020-02-29 [db:tag]
  • 女朋友去见男网友,安娜苏jojo
    女朋友去见男网友,安娜苏jojo

    凌晨的闹钟,一如既往的把尹舒歆叫醒。 尹舒歆洗漱完,打开窗户,呼吸着新鲜空气。 看着熟悉的大海,熟悉的滨海路,心情莫名的愉快。 “你心情愉悦的点总是奇奇怪怪。”灿星实...

    2020-03-10 [db:tag]
  • 皇上虐孕不让生不让尿,爱爱后射精是什么感觉到吗
    皇上虐孕不让生不让尿,爱爱后射精是什么感觉到吗

    余庆阳吹嘘半天,卫区长也不着急,也不催促,就那么面带微笑的听着。 饶是余庆阳的脸皮够厚,也有些吹不下去。 一直等余庆阳吹嘘完,卫区长才笑着问道:“华禹二建,光一栋办...

    2020-03-16 [db:tag]
  • 还没进门就忍不住了,被轮奸的女大学生!
    还没进门就忍不住了,被轮奸的女大学生!

    就在老白的一条微博吸引无数人的注意,大家围绕着他的新电影和新游戏掀起了又一波管住浪潮的时候,在遥远的莫斯科,谢柳娜?乌特金却处在一个艰难的时刻。 她在红旗歌舞团的地...

    2020-01-27 [db:tag]
  • 别别在这里做会有人,当人类变成牲畜漫画
    别别在这里做会有人,当人类变成牲畜漫画

    一顿饭一直吃了一个多小时,眼看着时间实在不多,高成先把小哀送回去,又匆匆搭着大叔租来的面包车赴约前往音乐世家设乐家。 不只是设乐莲希的请求,他自己也想再见见羽贺响辅...

    2020-02-06 [db:tag]
  • 鱼缸过滤桶串联需要几个动力,山村一家人乱日
    鱼缸过滤桶串联需要几个动力,山村一家人乱日

    而眼前的宁宛如和顾城两个正好都是股份的拥有者。 也不用再找别人在交易合同上签字。 顾磊虽然不是大学毕业,但是却是从帝都著名的中专毕业的,学的也是财会专业,不过毕业后...

    2020-02-16 [db:tag]
  • 夫妻再恩爱,身体的这个部位也尽量别吻
    夫妻再恩爱,身体的这个部位也尽量别吻

    人一生都是需要有人陪伴的,小的时候有父母的陪伴,长大之后有伴侣的陪伴,如果说前半生是需要父母陪伴,那么我们后半生就需要伴侣多多指教了,通常两个人在交往的过程……...

    2019-10-29 夫妻恩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