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的回忆

2020-08-30 15:47:24 栏目 : 情感倾诉 围观 : 评论

疼痛的回忆

风华正茂的你啊,如飞蛾扑火般短暂。我的心情坐在虚拟的仓山区无人驾驶的座位上,想起一幕幕无法接受滴血的惋惜,感叹鸢尾在灼热中调谢的无限凄凉。

闭上不会说话的眼睛,感受滚烫的脸颊挂着一张记忆犹新的小淘气,怎么突然从世俗千般宠爱的世界里沦为一颗流星雨的陨落。一个伤心的灵魂,真的不想面对这种白送黑刺入心脏异样的打击。

当天晚上收到微信发来的现场照片,我还是不敢相信此刻躺着的你,再也醒不过来了,看着你安详中“闭目养神”,感性的滑落模糊了视线,压抑着痛哭的诱惑,轻轻地触摸着进不去的悲伤剧场,只能穿上刺骨的冰裳,在泪流满面中终于迎来了一场别样的海啸泪震。

我在泪震中嚎哭打碎了所有的坚强,原来你的离去是我人生非常严重的奔溃,咬牙切恨迂腐的世俗和瞎眼的无常,活活生生地弄碎了一颗早上八点钟的太阳。越想越觉得你的离开,中了我多年来担心你会出事的预感之“魔咒”,只是比担心的还要加倍的疼痛。

失控的情绪涌现泛滥成灾的回忆,从脑海里跳出一个又一个母子般的亲昵画面。记得刚两个月的你,乖乖的躺在奶奶床铺上甜甜地睡觉,你那见钱眼开的爸爸把你妈妈当成助理收入上的合作好伙伴。那段时间里,你好像可怜的孤儿,白天的时候由姑姑照顾小小的你。

还好,你是一个蛮好带的小家伙,有一次看着你躺着已经醒来了,姑姑还不知情,感觉有点失职。然后笑着跟你这个“小哑巴老祖宗”说,你怎么刚睡下就醒来了呢?只见你突然翻脸不认人,我看着你的表情以大发雷霆闪亮登场,本能的注意到你的“小香蕉”在兴风作浪,并意识到这种情况可能是闹急了。

可是你的身子小小软软的,我真的不敢把你抱起来,因为你是传宗接代的宝贝,万一被摔到或碰到了什么,那就麻烦了。但看着你好像憋着很难受,又看着你小舌头在转来转去,就果断的先拿来床柜上的一个空瓶子当应急处理作用。

打开微笑的表情包,幽默的语气跟你说:宝贝,姑姑担心抱不好你,这个时候只有我们两个在家,你就听话点吧,躺着拉好了,你好像真听懂似的,打了一个小哈欠,可爱式懵懂圆溜溜地直瞪着。

眼睛收获跟你谈判中的那种妥协气氛,就拿起空瓶打开盖子对准你的“小香蕉“,你在懵懂中积极地配合着,在秒速的时间里,姑姑耳朵听到哗啦哗啦的流在空瓶子里的“童声曲“,感觉那味道没那么浓烈。

几秒钟的时间就差点拉到满分线,这个成绩姑姑非常满意,还自言自语地说,男孩子就是好,可以躺着把尿拉在瓶子里,难怪世俗重男轻女,这下明白了。

傻笑的神情握着温热的瓶子把盖子拧紧,然后在你脸上轻轻地亲一口,代表一种表扬的奖励,还跟你说等妈妈回来了,给她当免费解渴白开饮料,接着就给你泡奶粉去……“一场疼痛的回忆,也许只是一场没有遗忘的惋惜,让我舍不得对你离开保持具体化,不知你离开的那一刻,也会感觉到舍不得的疼痛,这份埋藏的亲情,会不会在天堂也能看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