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

2020-08-30 15:47:27 栏目 : 情感倾诉 围观 : 评论

线

“在吗”

“快要睡了”

然后,屏幕暗了下去,圆框和黑色的背景板在那块屏幕上浮现,传出一阵循环的音乐,

“向您发出语音通话”

同意!

“嗳,在干什么”

“可能在裸奔吧”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笑声。

“外面在下雨,这个时候裸奔不会着凉吗?“

“既然你这么认真的关心我的身体,那么我会披一件泳衣 ”

“那泳衣没了呢“

“电话那边的人总是有用的“

然后又是笑声,夏天的雨让人感冒。

之后她一个人聊了许多。

“我在出生的时候被护士抱错了,差点因此和自己的亲生父母分道扬镳,第一次打针的时候哭哭啼啼地和护士纠缠了半个小时,但是第一次后什么都不害怕了,哪怕是从二楼摔下去头破血流也不害怕,黑夜里竟然一个人高兴地不得了,像中了邪一样,有时候感觉自己就是被什么恶鬼啊荒神啊附身了,天天倒霉地一败涂地,感觉自己就是为了倒霉而生的,别人总是说我一张脸表情捉摸不透,我自己倒是觉得和那些背地里说别人坏话明面上阴阳怪气去嘲弄别人梦想的人相比我实在是天真的可以,进入初中后也到了青春期了,别的女孩子都是什么恋爱啊什么化妆啊,我呢?和别人打架,还不是只分输赢的那种,非要把别人打的见红为止,但是也住进过不少次医院,所以我……,喂,你在听吗?“

“嗯“

“上了高中后整个人都变了,上过榜,竞选过会长什么的,倒是像个正常人了,可我自己更喜欢初中时打架的感觉,然后嘛……然后。“

“然后?”

“然后我编不下去了”

“没有,什么都没有,我的前半生什么都没有,活着清淡淡的,感觉自己在不在都没什么关系,世界照样转着。”

“所以?”

“可是这一年突然全来了,打工、下乡、混社会、卖身,这些是我的选择呢。”电话那头传来笑声。

雨开始下了。

“,如果有一天你想要去杀掉你最喜欢的人,你会选择什么方法。”

“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杀了他。”

“也对呢……死去的人不会在乎凶手是用什么艺术方式去杀他的,凶手会在意、探员也会在意,除了当事人之外的所有人都会在意,如果是一优秀的佳作,说不定会吸引一群粉丝,组成教派去宣扬这类艺术,或者被裱进画框里,死者的尸块会被摄影机记录在案卷里……明明只是两个人的故事,却吸引了好多人呢。”

“那和这有什么关系”

“?”

“那和“这是我最喜欢的人”有什么关系。”

“如果他不是我珍视的物品,为什么我要艺术地去抹消他的存在?”

说完后“噗嗤”地笑了,我应和着收缩几下脸皮

半小时过了。

“我们合适吗”

“怎么说?”“你是男的,我是女的” “继续”

“没了,就这样”

“虽然阅读题我会做,但我听不出语气”

“嗯?”

“我和你似乎不属于一个级别,真假参半的话我理解不了,请圈画出包含真实情感的内容。”

“合适”

“原因”

“没有”

………………

然后金属的快门声响起。

隔着屏幕我都能闻到烟油的味道。

“你放弃自己了?”

“早晚的事情。”

传来一些杂碎的声音……

“那是要哭了吗 ”

“是的,那我挂了 ”

可是雨还在下着。

葬礼后,人们掩着面走出祠堂,棺体是胡桃木做的,四角有银色的锡箔镀缀,整体看起来挺轻的。

太隆重了,以至于我想呕吐。

她的死不应该这么声势浩大。

“那么,我们这么合适的话,我以后肯定会因为你而努力地活着呢! ”

可惜雨还在下着。

上一篇: 下一篇:原上人(续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