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上人(续二)

2020-08-30 15:47:27 栏目 : 情感倾诉 围观 : 评论

原上人(续二)

这时间过得的确是快,春生秋杀后又过了一年。水牛爷爷往年这个时候指定在房山墙下和村里的老少爷们聊天,他是一个很乐观的人。时间这个东西总是给人错觉,有时觉得它漫长,有时觉得它又快的可怕。春节后不久,便是水牛爷爷去世后白天。虽然时令已过立春,天气开始转暖可雪还是下了,尽管她在地面存在的时间不够长。去年这个时候,水牛爷爷沐浴着阳光从县城回来,农闲时,他最爱和村里的老少爷们边晒太阳边谝闲传(聊天)。

水牛爷爷一共有三个孩子,这在过去太常见了,一家七八个孩子的也不少。原上的人们都觉得这三个孩子有出息,可水牛爷爷从来不到处炫耀,反而害怕听到人们讨论他那三个孩子。三个孩子都已过了而立之年,未来前途无量。尽管如此,可当有人谈婚论嫁时,没人会再说什么。大女儿读完清华去了美国留学,二女儿在市里教学,唯一的儿子也是军队里的大领导。村里能上大学的少之又少,像他们这样的家庭更是几十年才出一个。小时候最爱去水牛爷爷家,他总会给我们这帮孩子冰糖吃。可能是因为他喜欢热闹,所以就习惯我们来他家玩。我们走后,这不大不小的院子又成了他一个人的世界。

三个孩子尽管如此这般的优秀,可没人觉得他们家庭幸福美满。三个孩子加起来一年到头可能也就回来一两次,更多的时候是二女儿。老人家病重的时候,陪伴时间最久的竟然是石头爷爷。吃完早饭,石头爷爷就会骑车去县里看望他的老伙计。三个孩子本来想带他去省城大医院,老人家不愿意离开故土,三个孩子也没办法。这个世界,太多的人永远把家庭放在其次。他们总是觉得家庭需要的是物质条件的改善,真的是这样吗?小的时候像水牛爷爷这样的孤寡老人太多了,这几年乡镇企业才使得这些问题基本得以解决。老人家们看着自己的孩子早出晚归心里也就踏实多了,可像水牛爷爷这样的孤寡老人还再牵挂着自己远在他乡的孩子。

上一篇:线 下一篇:诗书里的快意江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