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热烫吹干喷水上杠,独居女生的100条建议

2020-09-13 11:25:01 栏目 : 情感倾诉 围观 : 评论
    此时已经是半夜一点多了,月明星稀。舅妈她们已经回房休息了,折腾了半宿也累了。苏可欣轻手轻脚的走到了浴室,只开了一点水,怕把他们吵醒了又喋喋不休。

    洗完澡后苏可欣就躺在床上,定了个早上七点的闹钟。洗了个热水澡身体放松了许多,苏可欣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

    闹钟的铃声把还在睡梦中的苏可欣吵醒了,她揉着眼睛坐起身来,看着窗帘的边沿透进来了一束光。新的一天开始了,希望今天,是美好的一天吧。苏可欣闭着眼睛祈祷了一番。

    快速的起床穿好衣服,洗漱了一番。洗脸的时候不小心用毛巾擦到了那半边脸,疼的她龇着牙倒吸了一口气。昨晚舅妈的下手真的狠,过了一晚,那个痕迹依然在,甚至还肿着。

    苏可欣用化妆品简单的掩盖了一下,虽然看起来还是有一些肿胀,但还是能盖过那五个手指印。舅妈她们昨晚睡的比较晚,所以现在都还没有起床。这样更好,省的到时候又找自己的麻烦。

    化完妆正打算出门,路过客厅的时候看到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舅舅。他见苏可欣要出门,便拿了一袋早餐走到苏可欣的旁边,温柔的说道“可欣,脸还疼吗?”

    苏可欣摇了摇头,脸上的疼痛经过一晚的煎熬已经麻木了。她开口道“谢谢舅舅的关心,我没事。”

    说完转身就要出门,舅舅拉着她的手,把早餐放到苏可欣的手上,轻声说“早餐你拿着,吃了早餐上班才有劲。昨天我已经说过你舅妈了,她也知道昨天不该动手打你,她也是关心你才会这么生气的,你呀下班以后就早点回来吧,大家都挺担心你的。知道了吗?”

    舅舅关心的语气刚好触动了一直没有被人发现的软肋,苏可欣的心头一热,接过早餐,客气的说道“谢谢舅舅,那我先去上班了。”

    舅舅点了点头,苏可欣接过早餐便快步出了门。

    今天的阳光和昨天一样刺眼,刚升起的朝阳带着满满的朝气照在苏可欣的身上,苏夏抬起手遮着眼睛,快速的坐车往公司赶去。

    有了前面的教训,今天她可不能再踩点进去了,不然她先前在主管面前的信任都会功亏一篑。

    到了公司离上班的时间还算早,苏可欣坐在位置整理着文件,看着一些资料。

    张普延从苏可欣进门开始便注意到她的脸色了。苏可欣的脸色很是苍白,而且,脸上明显是肿了一块,即使是画了装,但是用心看还是会发现两边不对称。

    张普延不禁感到有些心疼。他往苏可欣的位置上靠了靠,关心的问道“可欣,昨晚还是没休息好吗?还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有没有我能帮的上忙的?”

    苏可欣还在整理文件,听到了张普延的声音,便转过头看着他。连张普延都看出了自己这两天的不对劲,但是好像也就只有他会问自己,懂得关心自己。但是苏可欣对张普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她只是觉得这个人还不错,但没有任何心动的感觉。

    苏可欣轻轻的点了点头道“这两天家里的确是发生了很多事,都是一些私人的事,我自己能处理。”

    苏可欣还是假装轻描淡写,但是明眼人一看就是在强颜欢笑。

    张普延安慰了几句便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他总想靠近苏可欣,可是在她的心里把自己保护的太深了,他很难靠近,也触摸不到。

    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人想着法甚至是变着法子也要靠近某个人,想在她最柔软的心底生根发芽,这些人在追求她的世界里变得盲目自卑,甚至智商为零,但是对于自己心里爱慕的那个人却心心念念,有些话即使她没说,但是他一眼就看的出来所受的伤害和背负的难过。

    张普延和苏可欣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苏可欣想逃离她的世界,而张普延迫不及待的想要进入到她的世界,两者之间并未矛盾,但就像是一场战争,到最后,进不去的那个人总是要认命投降。

    好在这一天平安无事,也许是早上的祈祷有效。今天主管并没有找自己的麻烦,这一天时间虽然过的战战兢兢,但总算是熬到了下班。

    下班的时候,张普延跟在苏可欣的后面,直到进了电梯,两个人站在一起的时候,张普延才开始说道“看着你每天都无精打采,我不知道怎么才能帮到你。我还是昨天那句话,只是送你回家,绝对不会做其它的事,昨天……就算了,今天总归不会放我的鸽子了吧。”

    苏可欣看着一脸诚恳的张普延,这个男人有着全世界好男人的所有优点,哪怕在沉亦风看来这些都是肤浅的关心,但是在她看来都是想要保护自己的体现。

    可是昨晚沉亦风的话还回荡在她的耳边,她不能再靠近张普延,她不想害他,正是因为他的优秀,她才不想毁了他。

    苏可欣看着张普延摇了摇头道“对不起……,我知道你的好意,但是……最近我真的是有事,你还是把重心放在工作上吧,我的事自己能解决。”

    说完这句话电梯刚好到了一楼,苏可欣加快了脚步走出了公司。

    苏可欣此时倒不如说是逃避着张普延,甚至没有理会他张了张嘴想要说的话。

    张普延在电梯开门的那一刹那甚至想要把苏可欣搂紧自己的怀里,他很想抱着她,但是这一切都是奢望。

    他看着苏可欣出了门,往外面走去,他只得远远的在后面跟着,哪怕只是简单的看一眼,也比只能在心里想着折磨自己好过一些。

    苏可欣出了门之后下意识的往四周看了看,在昨天停车的地方今天果然还是停了一辆车,德叔依然站在车边朝她挥着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