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的旅程

2020-09-25 13:22:20 栏目 : 情感倾诉 围观 : 评论

疫情期间的旅程

2020年春节初六,已在家里呆了一个多月的自己,被公司通知,要赶到山东去上班,按照单位的要求我利用一天的时间,准备好行囊,怀着忐忑的心情坐上了由西安到山东的高铁。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注定是不寻常的一次旅行,在家父母坚决反对我去上班,公共交通工具坐着毕竟不安全,但我还是坚持,认为疫情并不至于像传说中的那样严重,况且人是需要生活的,武装好了自己,口罩,手套,消毒液准备了一大包,离开了家。

进站以后,稀稀拉拉的几个人,并无太多的出门上班人员,松了一口气,广播里循环播放着: “带好口罩,间隔1.5m”,坐上高铁并无往日的拥挤,找好自己的座位,整车不到10个人,武装的都很好,除了两只眼睛,其余全部封闭的很好,高铁虽然是280KM/小时行进,但总是感觉焦急。每到一站,总是盘算着上了多少人,人是否对这次疫情足够重视,有好几次,因捂得太够严实,总是在车厢中不断传来咳嗽声,每次都被同一车厢的人投来异样的目光,很是尴尬。

接近下午7点中,高铁缓缓进入济南西站,我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终于到了,紧急收拾行李,迅速出了站,但是事实难料,总有一些不顺心的事情发生。

出了车站,站在停车场的中央,我打了电话,因为约好的司机未按时到站接我,突然意识到肯定有什么事情发生,果不然,接我的人因为高速封闭未接站,心里暗自愤懑不平,“这个惠民县经济发展的不行,对国家政策执行的蛮到位的,政府人员平时作风差劲,在这次疫情中还表现的不错”,想想也是,全国上下都这样,那个城市,那个层级的政府不重视呢?

既来之,则安之,我在济南定好的酒店,拖着行李箱,一个人行走在空荡寂寥的路上(路上竟然连出租车一看是外地拖行李的,都拒载),到了酒店,查验身份证后,竟然被告知,山东省济南市的酒店不接收外省的人员,需劝返回家,一下子我头嗡一下,怎么办?争吵的力度显得很苍茫无力。回家吧,只能如此……(待续)

上一篇:我不要忘了你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