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月

2020-10-09 10:14:07 栏目 : 情感倾诉 围观 : 评论

小月

小月是父母的第一个女儿,在重男轻女的农村,父母多么渴望生个男孩子啊!可是小月是女儿,邻居都安慰小月父母说:“第一个孩子是女孩挺好的,可以帮助照顾弟弟妹妹。”父母也这样安慰自己。

可是,后来小月母亲却再也怀不上孩子,无奈小月成了独生女。父母表面不说,背地里很难过,家里只有一个女娃,长大就要嫁到别人家,自己将来老了靠谁养活啊!

小月家里很贫穷,父母没文化,也不勤劳。他们唯一的寄托就是生个男孩,长大成人,好养活自己。可现在却不遂人愿地只有小月这一个女儿。但他们转念一想,也可以通过多要彩礼来养老啊!于是,小月的父母对小月努力表现出关爱的模样,潜台词是你这个赚钱机器最好别辜负我们的期望,当个白眼狼。

小月学习还是不错的,但小月父母让不愿小月多读书,一来读书多了,小月就不好控制了,二来农村的彩礼才是最多的,读书多了,自由恋爱,嫁到城市,那小月父母梦想的高价彩礼不就泡汤了。

虽然,小月以县里第二名的成绩考上了一高,但父母以家里穷为由,硬是逼迫小月辍学。小月以死相逼,才获得上高中的机会,但学费和生活费小月父母是不会出一毛的。一高知道了小月的情况,主动减免了小月的学费,还补贴生活费。小月父母知道后,硬是让小月把每月生活费的一半上交家里,否则就不让小月放假回家。高中学校是不允许学生留宿的,小月迫不得已,只能把生活费的一半交给父母。上交了一半生活费的小月,只能吃得起馒头配咸菜。可就算这样,小月还是以市状元的身份考上了北京大学。高考过后,一高直接奖励了小月20万。

然而这二十万直接打入了小月父母的账号,小月父母是不可能把到手的钱再拿出来给小月的。于是升入大学的小月全靠助学贷款、奖学金、打工费用来完成学业。

大学四年小月没有回过一次家,她非常羡慕爱回家的同学,她知道爱回家的人都是被爱的人,而她却是一个被过分索取的人。父母偶尔也会来电话,但无一例外只有一件事,问她要钱。小月伤心极了,繁重的学业压力,贫穷的物质生活,都抵不过吸血鬼式的父母。她也想过不给父母钱,可父母每一次都拿来学校搞坏她的名声为筹码。小月虽然贫穷,但还是爱护自尊的,于是她一次又一次的妥协。但她也更加坚定了逃离父母的决心。

大学毕业后,小月故意选了离家最远的一座城市工作,并找借口从家里骗走户口本,偷偷将户口迁到了工作地,然后更换一切联系方式,彻底切断了与父母的联系。

逃离父母后的小月可谓是远走高飞,重获新生。以前她最大的自卑感来源于家庭,现在她终于摆脱了,家庭的好与坏从此再也与她无关。她感觉自己自由了许多,虽然家庭带给她的贫穷和屈辱依然有着很严重的后遗症,导致她极度缺乏安全感,但这都不重要了,她相信自己会慢慢积累起越来越多的安全感。

工作慢慢步入正轨的小月越来越富有,也越来越自信。反倒是离开了小月的父母生活每况愈下,生活是不会善待每一个作恶多端的人的,也不会亏待每一个积极生活的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