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玏:三十而立还是三十而已这是个问题

2020-08-30 20:46:14 栏目 : 同城活动 围观 : 评论

  原本三十而立的杨玏,因为热播剧《三十而已》多了现实与角色的观照。杨玏原本颜值出道,“星二代”加持,却以演技成就了高光时刻——《三十而已》全程状态在线,虽然他扮演的陈屿因人设讨人嫌频上热搜,却以实力收获高口碑。“玏”像玉一样的美石,父亲杨立新为其取名时“命贱一点好养活”的用意,却被杨玏活出了璀璨华光。

  “冷暴力”在定义时容易

  表演的分寸拿捏却极难

  《三十而已》以三位三十岁女性视角展开,讲述了都市女性在三十岁这一重要年龄节点时,遭遇到多重压力的故事。即便没看过电视剧,也一样能够从各种渠道获取《三十而已》的信息,足见其热度,从开播到收官,大多数观众都是边爽着边陷入“泥沼”,在鸡零狗碎中凋零的生活真实得可怕。仔细端详剧照,杨玏扮演的眼里没光的陈屿给人的感觉就是生活一塌糊涂得那种人,开拍前定装时,杨玏建议留胡子,但导演说先刮了看看效果再说。“一看发型就是直男、社恐,不是精致的那种人,再加上眼镜片阻隔了眼里的光彩,最后一贴胡子就全对了。”在杨玏眼中,陈屿就是一个直来直去不会绕弯子的人,“所谓的土味情话和夫妻间的话术和他一点都不沾边,两个人之间的那种小浪漫他也不需要,对他来说更是负担。他甚至很享受这种无趣无味,以及属于自己的那一点安静舒适的小空间。”

  剧中,陈屿和妻子钟晓芹衣服分开洗、晚上分被子睡,又轴又压抑,不交流不解风情,但这种所谓的“冷暴力”,在定义时容易,表演的分寸拿捏却极难。而杨玏和毛晓彤又都尚未走进婚姻,“和毛晓彤是第一次合作,但过程很顺,一上手配合就挺好。我们最先拍的是家里的戏,需要迅速进入那种冰冷的烟火气。整部剧32集拍了160天,平均一天也就两三页纸,整个剧组都有那么一个环境,就是拿到剧本后不着急,而是大家先聊。但只要场景集中,导演也有意识地尽量顺拍,这样情感把握的浓度就更容易触碰到,上一场是多少,下一场加高一度就会很自然了。”

  生活中的杨玏与陈屿性格完全不同,“没喊开机之前,我就跟自己说,一定要压制心里自我本身的那个东西。而开机之后我就是陈屿,就是对任何事情没有太多的热情,没有太多的乐趣,他的人物是完全没有任何色彩和光环的。”

  每拍一个戏

  都会跟角色一起生活几个月

  “三十”这个数字在今年意外走红,似乎过了这道槛儿,就再也不能奢侈地使用“青春”这两个字。都说好的剧本抄袭的就是人生,如果说“三十而立”是传统观念,“三十而已”则是今天的主题,现实如此、真实如此。对此,杨玏的理解是,“‘三十而已’在我看来是不管到什么岁数,你是不是还有勇气面对自己的生活,有勇气做出改变。这其实又是每个年龄段都通用的,经历了青春热血,到三十岁后更不容易冲动。‘三十而立’则是你到了一个岁数必须要立住,无论发生什么,太阳照常升起。”

  作为大女主戏中的男性角色,《三十而已》中的“男团”个个都有话题:人间老公、“屿”你无关,甚至“陈养鱼”,这些都是网友送给杨玏饰演的陈屿的“爱称”,其中有不屑、有鄙视,更有疼爱。从《大丈夫》里的鲜肉,到《三十而已》里的毒老公,杨玏一路走来用心演绎的也是稳扎稳打与拥抱未来。

  而这其中杨玏所谓的走心,是拍每个戏都会跟角色一起生活几个月,“角色在他的世界里碰到什么问题,如何去成长。拍《三十而已》的过程中,我们一直在聊,我自己没结婚,也一直在问,陈屿的日子怎么就过成了这样?生活突如其来给陈屿的打击,才让他被迫反思自检,日子不能这么过,这种被动型日子,其实是让两个人活在自己情感的框里。”虽然陈屿和钟晓芹是年轻夫妻,但老夫老妻的审美疲劳,在他们身上也有,“所以拍戏的过程,也会提示自己走进婚姻后时刻提领着这根弦,避免把日子过成这样。”

  其实在杨玏眼中,爸爸杨立新就是个极不浪漫的人,但妈妈了解他,包容并理解他的这一点,父母的融洽也给了杨玏灿烂暖心的性格,不张扬,知道自己要什么。

  拍《清平乐》时只要手机一响

  10分钟后便四散回去背戏了

  《三十而已》并非杨玏今年唯一的爆点,之前同样带有现象级气质的古代传奇剧《清平乐》,风起云涌与儿女情长并重,成就了杨玏的第一次古装剧体验。“剧中朝堂上那些半文言的台词大都是从史集中抄录的,这个戏朝堂和后宫分得很清,后宫会生活化一点,但朝堂的戏基本就是史实。虽然那个时期政治开明,但同样也有博弈,而我对北宋的知识储备又不够,那段时间,关于韩琦的书和传记基本就没放下过。和自己拍过的戏特别不同的是,开始时,一场戏都要准备两个小时,快杀青时,一场戏也还要准备一个小时。我们这些演大臣的演员,拍完戏后会相约去打羽毛球、吃饭,但只要大家的手机同时一响,就知道通告出了,便不再有人说话,赶紧把饭吃完,10分钟后便四散回去背戏了。”虽然拍摄时已经明确了韩琦这个人物的“洒脱恣意,不圆滑又有政治智慧”的定位,但播出后,杨玏还是觉得自己演得不够恣意,“还应该再随性一些”。

  疫情期间独占两部热播剧,被公认硬核的杨玏自言这种幸运并不常有,“糟心的、拍完播不出来的戏我也拍过。我们这个年纪的演员一定要和好导演、好团队合作,电视剧演员最终是要拿时间成本说话的,要尽量找好戏,这是一个学习的过程,我的这个过程还很长,还远没到自己扛戏的时候。”

  《小井胡同》的演出费

  至今还原封不动躺在抽屉中

  杨玏大学学的是戏剧,父亲杨立新更是一辈子没离开过话剧舞台。前年在加拿大演出《戏台》时,杨立新和陈佩斯突发奇想,未来两个人如果演不动了,由他们的儿子杨玏和陈大愚把这出戏接过来或许也是个不错的创意。但杨玏却说:话剧可不敢轻易挑战,那是终极梦想。

  其实杨玏“出道”就是舞台,而且还是演员的终极梦想——人艺的舞台。“1992年的《小井胡同》,我是被哄骗上台的。当时是我和另外一个小孩轮流演,我那时对舞台并没有概念,就是被每演完一场都会有一块巧克力而骗上台的。其实准备起来也很简单,就是换上服装,手里拿一根假的冰糖葫芦,一上场便被拍花子的抱走了,情节规定我还要在台上挣吧掉一只鞋,但我总是忘了甩掉那只鞋,而王领老师每次只能等我下去后再拿着鞋上来。现在想想,对那时的印象就是自己戴着顶毛线帽子,帽子还特别扎。”

  后来杨立新以导演身份复排《小井胡同》时,刚巧那段时间杨玏没什么事,便经常去排练厅。《小井胡同》合成前两天,剧中的演员孙大川临时有事,让杨玏替他演几场。“开始我是真的不敢,后来硬着头皮答应了。那段时间,每天排练后,和我有对手戏的演员都会留下来再陪我排排。记得那次一共演了10场,第一场上场前我真是肝儿颤,不敢相信人艺的舞台我就这么上去走了一遭。那段时间,为了缓解紧张,上场前我还会神神叨叨在侧幕祷告、亲台板。换上服装,贴上濮存昕老师的寸头头套,就演起了红卫兵。直到现在,那场演出的演出费还装在信封躺在我的抽屉里,就是想留一个有点仪式感的念想。”

  在国外读大学时遇到室友被枪杀

  “玏”,像玉的美石,当初父亲杨立新翻字典翻出了这个字,信奉玉容易碎,而石头命贱一点容易活的理念,于是为儿子起名杨玏。但这个并不难写的生僻字却给杨玏带来了不小的烦恼,杨王力、杨功,总之是很少有人能一下念对,后来他干脆习惯了,学车的时候,驾校教练一口一个“杨力”,他不打嗑巴就随口答应。

  高二上半学期,杨玏就去英国读书了。“其实高一时学校有一个去德国交换生的机会,但我没去成,但从那时起,出国读书这事就一直是我们家饭桌上的话题。我上高中那会儿,出国留学潮已经兴起了,后来看了英国学校的照片,很喜欢,就去了。再后来选择大学时,还是决定去美国,纠结学什么专业,那段时间给我爸打越洋电话,一聊就是两三个小时,那时戏剧算是一个方向,但要说有多喜欢,其实也没有,只是不排斥,其实也不大看得明白。那会儿可能因为正值青春期,对政治特感兴趣,但又不清楚学了这个专业,以后的职业路径会怎样。而我从小是在人艺长大的,学戏剧会觉得更合适点。”

  十几岁出国,对国外的生活没有不适应,但杨玏的经历却比戏剧更像戏。在弗吉尼亚大学读书时,他经历了室友被枪杀的事件。一系列的画面至今抹不掉,电影一般穿风衣的侦探出现在他和室友租住的公寓门口,一晚上他紧张地拿着刀不敢睡觉,第二天一早在新闻报道中看到室友被枪杀的新闻。虽然过去了很多年,但这些细节杨玏现在讲述起来仍旧画面感十足。虽然学校为他和另外一个室友配备了心理医生,但他只要一回到熟悉的环境,就很难摆脱心里的阴影。没想到换学校和城市的想法,给了他一次更好的学业选择机会,杜克大学戏剧系的申请竟然通过了,其间杨玏两次休学回国以副导演的身份参与了《唐山大地震》和《非诚勿扰2》的拍摄,25岁毕业后回国,觉得演员这个职业相对简单一点,就一直干到了现在的33岁。

  这次老爸杨立新被调侃为“买一赠一”

  去年,杨玏和爸爸杨立新一道在首都剧场合拍了杂志大片,父子俩难得的同框被形容为绅士又俏皮,温馨又帅酷,一个望着父亲的背影长大,一个望着儿子长大的背影,父子时尚中多了亦父亦友之感。

  作为演技与实力傍身的“星二代”,杨玏从出道便有不少好资源,《匆匆那年》《大丈夫》《小丈夫》《何以笙箫默》《致青春》,本可以借船出海,但他却一直扎实低调。父子俩为数不多的合体还是2017年的北京电视台春晚,那一次,两个人用《北京土著》将北京基因说唱了个透,从共有的酒窝到催婚,再到留学海外的孩子对乡音的想念,父子俩逗捧从容,旗鼓相当得让人羡慕。曾经在访谈中,杨玏说过“不能给我爸丢人”,而杨立新也曾骄傲地“抱怨”:“我现在风头不及他。”

  平日里,杨立新和杨玏大都是各忙各的,《三十而已》热播时,杨立新在厦门拍戏,杨玏则结束上海的工作短暂回京,工作上很难有交集,《三十而已》虽是父子同在,但因杨立新饰演的是顾佳的父亲,两个人之间没有对手戏。不看电视剧的杨立新对杨玏的作品很少品头论足,在家追剧的则是妈妈。

  一直以来,杨玏的名字前有着太多的定语:“最争气星二代”“京片子欧巴”“京城贝玏爷”……似乎每一个都戳中了性格或气质中的一个点,但对于这些,他只是一笑而过。在“三十而立”的年纪遇到了《三十而已》,本就很少被认为享受老爸庇护的杨玏,甚至还被说成饰演顾佳爸爸的杨立新是“买一赠一”来的,对此,杨玏调侃道:“也不算买一赠一,给钱了。”

  谈到未来想要饰演的角色,杨玏表示自己一直保持一个学习的心态,愿意去接纳不同类型的角色和影视剧,“只要角色立体不单调,演员有创作空间,可以深入挖掘角色性格,把人物的多面性展现给观众,这才是我本职工作的意义之一。” 杨玏表示自己性格比较散漫,对生活也没有特别强的计划和目标,在他看来生活就是踏踏实实过好自己的日子,提升自己的业务水平,把自己能做的事情尽力做好,“不忙忙叨叨的,不慌慌张张的,生活该怎么过就怎么过。”(文/记者 郭佳 供图/杨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