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的婉约

2020-09-09 15:59:33 栏目 : 心路历程 围观 : 评论

文人的婉约

近来也没有什么事发生,也就是备考复习一下线代,做做手机游戏的每日任务,和舍友打打王者,每天都在悠闲又不乏忙碌的时间中度过。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龄的增长,亦或是随着阅历的增加。感觉最近心情对于事物变化愈发敏感。在天气阴沉下雨时会感到很低落,而阳光明媚大风起时就放声大笑。想起小时我妈曾说我属于巨蟹座,巨蟹是水系星座,就像天上的月亮有阴晴圆缺,地上的河流有潮水涨汐。我的心情很容易随着环境与时间变化。小时候我常上一秒还在嚎啕大哭,下一秒却又破涕为笑。当时我还觉得人的性格怎么会被出生的月份所决呢?这不是无稽之谈吗?现在想来也是对我性格的最好概述了吧。

在高中时我也曾十分感性,不过那时是种非常暴烈的情感。颇有意气风发,执铜板高歌大江东去的豪气。与栏杆拍遍无人会的愤恨与无奈。但现在的我失去了锐利的麟角,变成一个对着境子感叹衣带渐宽终不悔的青年了。(哈哈哈哈哈哈!)

小时候被老师家长强迫背了许多唐诗与古文,那时也不懂是什么意思,只知道怎么背个顺口才能早点蒙混过关去玩。依稀记得外公总是唠叨着那几句古诗,还问我能背多少。那时只觉这么容易背的古诗老念干嘛,古人写的东西又什么意思嘛。直到今年暑假我回科大,外公执意跟我去看望他在柳州的表弟,在饭桌上酒过三巡时他拉着他表弟苍老的双手,用与附近柳州话格格不入的家乡话说道“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这真是对于此番情景的最好诠释了。唉,现在想来,真正读懂这首儿时背的唐诗已经过了十多年又余了。

还有很多方面我也与以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怎么说呢?以前我总不借那些流着泪单曲循环听情歌的人,或者看电影看到痛哭流涕的观众。现在我听《老街》会动情哼唱,看汉武大帝老年卫青拜见武帝也会伤感。孙犁曾说随着年龄的增长,感情也变得迟钝了。果然一个人还是要保持感性吗?如果一直都是过着麻木的生活,冷眼对待事物,那又有什么意思呢?

写这篇短文是因为照镜子发现自己又成长了。看着以前那个稚嫩的孩童渐渐变成现在的模样,想到屈原的“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看着镜中人一天天从成熟而变衰老,相信都会有感于斯怀吧。

上一篇:冬之伤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