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肉有情节文笔好的糙汉文小说 小东西还敢说我

2020-09-24 14:13:27 栏目 : 婚姻生活 围观 : 评论

我依着他给我的房号上楼,在门口拨电话给他,他开门,我站得有点远。“嗯,我可以进来吗?”我小声地问,他说当然可以,房门关起来,就30秒钟,两个陌生人共处一室,讲好等下就会坦诚相见。

第一次有人先到房里等我,我独自去冲澡,这时候我也没把握他会不会偷拿我的东西,一个女生要跟人约砲,就是赌赌看。我洗好了用浴巾包著自己,移动到床头跟他并肩坐着,我都没穿衣服了,身体和心却尚不在状况里;你有这样过吗,约砲碰到的尴尬事情,再讲下去,气氛怪扭捏的,我把浴巾卸下,裸身跪在他身边,他轻抚我的臀部,而我跟他接吻。

帮我解开裤子。我听话,照他说的做,拉开皮带褪下四角裤,我爱抚他硬挺的阳具,说好我今天会帮他吹,我低下头含住他的龟头,仔细地舔,找寻他坚挺肉棒最敏感的地方。他的手指在我臀部间抚摸,从后面爱抚我湿润的唇瓣,床上会讲的咸湿话,他问我好吃吗,要看着他,嘴里吞吐著,含糊回答好吃、好喜欢,他听完好兴奋,把手指伸进阴道,我忍不住呻吟,感觉下面好紧。

他的右手臂上有刺青,黑色的文字,我给他看我的,左脚踝上的花朵,他说好看,说刺得细腻,那是有刺青的人懂得语言,身上烙下的印记在等谁指认。他轻抚我的脚踝,要我躺好,他压着我的双腿,用力插进来,挺起腰杆抽送时,抓紧我的胸部,或揉捏我的乳头,我在底下叫,他俯身下来吻我,我把脸埋在他有刺青的臂弯里,他在我耳边问我,想射在哪,妳嘴里行不行?

我乖顺照做,起身看他拔掉套子,他抓着我的头发,在高潮之际压着我的头用嘴巴帮他口交,我全部吞下去,静静到浴室里漱口,然后回来床上躺。

没有然后了,关系已经被延展到极限,那是最亲密也是最疏远的事情。

我们一边说话,一边穿好衣服,通常约完我都直接回家。我们还能去哪里?我自己搭一段漫长的捷运,到家把身体洗干净,躺在床上,像是有什么被抽走了。我拿自己自慰用的玩具,一根按摩棒往里面放进去,还要让自己高潮几次,我才能缓缓入眠。

你还在吗,亲爱的砲友,各自珍重便好。

相关文章